正文 第18章、绝人之路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陈佳凝铁了心要留下陪自己赴死,丁修在难过之余也有些感动。

    门上的铁扣在一声脆响当中崩飞了出去,门终于塌了。

    丁修像一只离弦的箭,朝着陈佳凝“飞”了过去。身后的尸群如潮水般涌入这个房间,更多的丧尸被卡在门口,它们张牙舞爪般争先恐后地想要朝前方扑来。

    刚才的变故发生得太快,虽然知道门会被挤塌,但女孩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所以根本没做任何逃跑的准备。

    她正呆立着,被突然涌入的尸群吓得不知所措。

    丁修冲至陈佳凝身边,一把将她扛在肩上,身影几步之间已经来到了铁闸门外。

    外面的世界正是沙漠中的夜,头顶圆月如灯,但四周并不是绵延的沙丘。

    丁修的眼里出现了一座城市的模样,但举目间视野中尽是残桓断壁。

    丁修不知道这里是哪,但身后追逐而至的脚步声让他不敢停留下来。他扛着陈佳凝继续朝前奔跑着,直至来到一座断桥前。

    断桥是立交桥的模样,但是中段的大部分都已经腐朽并断裂。丁修被追至断口处,左右逃生无路,只能选择往前跳下去。

    “抓紧我。”丁修沉声说道,在身后的丧尸扑上来之前,从桥上的断口处一跃而下。

    身后追来的丧尸刹不住脚,你推我挤之间掉下去不少,尸群终于停止了追赶,有些丧尸回到闸门内,有的则继续留在外面。

    丁修并没有直接跳到底下,他使了个巧,跃下的时候一只手抓住桥面,将身体荡到桥面下的夹层当中。

    桥上的丧尸都以为他和陈佳凝掉下去了,一些被挤下去的丧尸在桥底寻找着,全然不知道他俩究竟去了哪里。

    夹层中的空间很大,只是高度不高,丁修和陈佳凝躲在里面需要坐下来缩着身子。

    丁修指了指头顶,又指了指桥下,朝陈佳凝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陈佳凝明白他的意思,两人躲在夹层中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周围只有呼呼地风声,空气的流动也带走了白天太阳留下来的热量。

    沙漠的夜很冷,感觉到陈佳凝的身体在发抖,丁修将胳膊环至她的肩旁将她抱住。

    过了一会,陈佳凝的双手也环住丁修的腰,头靠在他的胸前渐渐睡去。

    女孩太累了,今天整整一天的时间都花在逃命的路上,沙尘暴,龙卷风,甚至研究所里的尸群纷沓而至,她的身心早已疲惫不堪。

    夜晚的低温让陈佳凝被困意包裹,为了不让她受凉,丁修抱着她入睡,并且用自己的身体拦在外面,替她挡住夜里的寒风。

    天亮时分,当阳光照在丁修的脸上时,他醒了过来。

    躺在身旁的女孩仍在熟睡,样子像极了一只安静乖巧地小猫,即便天亮后气温开始回升,她仍蜷缩着身子,睫毛微颤。

    清晨的阳光洒进了立交桥的夹层,也洒遍了周围的大地。昨天夜里看到的这座残破的城市,如今都沐浴在一片金色当中。

    桥底下都是当初桥面裂开后掉下去的巨石,附近的路面上满是黄沙堆砌的小丘,路边的电线杆被埋住了脚,旁边还能看到报废汽车的躯壳。

    这是一座城市,或者说这里原本是一座城市。

    视野内高楼林立,但每一座大楼都千疮百孔、破烂不堪。裸漏在外的钢筋比比皆是,远远望去,连墙壁本身似乎都被染上了锈色。

    有的楼房塌掉了一半,也有半倒未倒、架在其他楼房上的大楼。

    丁修的世界原本只有沙漠中的那处营地,眼前的画面在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名叫震撼的东西。

    桥底下有几个活物在动,那都是昨晚掉下去的丧尸。丁修趴在夹层的边沿,开始思考接下来出路的方向。

    没过多久,陈佳凝醒了,因为阳光照在身上开始发热。

    女孩醒来的第一眼便看到了丁修,这让她十分安心。

    “丁修。”陈佳凝向他打招呼道。

    “嘿,你醒了,感觉精神了点吗?”

    “好多了。”对于来自丁修的关心,女孩很是受用,她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算是来自清晨的问好。

    “这里是一座城市!”清醒之后,陈佳凝也注意到附近的情况,不过和丁修不同,她只是稍稍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

    “死城。”在短暂的观察之后,女孩给这里下了定义。

    “这里还有活物呢。”丁修笑着提醒她道。

    “丧尸!它们怎么在桥底下?”陈佳凝顺着丁修指着的方向望去,看到底下几个游荡的身影。

    “哦,我想起来了。”她拍了下脑袋,似乎刚刚才回忆起昨晚发生的情况,“我们是被它们追到这里来的,对吧?”

    丁修点了点头。

    “我们该怎么办?我是说,我们该怎么离开这里?”陈佳凝问道。

正文 第18章、绝人之路(第2/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