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水谁欠谁的情,谁还谁的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何协猛然抬头,惊诧道:“杀……杀了?”

    杜若放下茶杯,皱了皱眉,反问道:“都杀了我聚义帮的人了,那就是仇人,对于仇人……”

    杜若停顿了一下,微微眯眼,道:“难道不该杀吗?”

    被杜若注视着,何协心头没来由跳动了一下,莫名感觉到很压抑,急忙躬身道:“该,该杀,只是,帮主,这魏章是奕剑门的人,可能帮主您不知道这奕剑门,乃是天下第一流的宗门,据传文,奕剑门门主乃是一位宗师,门下十二弟子个个都是天下第一流的高手,整个奕剑门更是弟子上千,整个青州数千里之地,偌大江湖都是以其为尊,若是我们杀了魏章,恐怕会得罪奕剑门……这……我们这聚义帮可承受不住奕剑门的问责!”

    “奕剑门!”

    杜若眼神微微波动,他在《大秦志异录》上倒是有看到关于奕剑门的一些杂闻,的确是整个天下都是第一流的武林门派,相对于聚义帮来说,无异于苍鹰和蝼蚁的区别。

    而他也对这江湖颇有兴致,

    这般波澜壮阔,这般一言难尽!

    杜若轻轻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何协却有些紧张,说道:“帮主,我们不能一时冲动,这……”

    “不用说了,”杜若放下茶杯,轻声道:“我说杀了就杀了,有什么事情还有我担着,你怕什么?”

    “可是,帮主……”

    “好了,”杜若打断何协的话,说道:“何协,记住一句话,仇人,之所以叫仇人,就是能杀不让活,能伤不让好……嗯,好了,我有些乏了,下去吧!”

    何协张了张嘴,还是没有继续劝说,拱了拱手告辞离开。

    黑头也拱了拱手,准备离去,却突然被杜若叫住了。

    黑头疑惑道:“帮主,还有什么吩咐吗?”

    杜若缓声道:“这件事情你去办,嗯,另外,记住别询问有关于奕剑门的任何事情,特别是武功。”

    黑头点了点头,道:“我明白的。”

    江湖之大,千年万载,

    门户之别,高山水远。

    杜若,当初的杜三爷,很明白一个门派的立身之本对于门派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倒是不担心杀了魏章会被奕剑门如何,但他敢保证,若是魏章真的泄露出奕剑门的心法密集,恐怕奕剑门绝对会愿意付出十倍代价毁了这聚义帮。

    纵然他知道,以魏章的身份不可能得到奕剑门太过高深的武功秘籍,但如今的他,终究不再是杜三爷,聚义帮也不是那江湖龙头,奕剑门不会允许自家武功秘籍落到这些地方的。

    一个魏章死了,那完全是江湖风波,技不如人,况且这也是属于江湖之争,奕剑门那样的门派也不会拉下脸皮来找聚义帮的麻烦,更不会替南山帮出头,这就是江湖规矩。

    不划算,不值得。

    而且,最主要的是,杜若的性格,也容不得他就因为对方一句奕剑门,就低头放下那份仇,都抓到了仇人,却因为害怕对方的身份而放弃,不是杜三爷为人处世的风格。

    …………

    青山峡谷里,南山帮和聚义帮那一战,很快就在水西县里传了开去,毕竟这件事情真不是小事儿,而且不论是聚义帮还是南山帮在这水西县里都是鼎鼎有名的大帮会,一个老牌帮会,一个后起之秀,都是水西各方势力的重点关注对象,特别是在这段时间里,所有人都知道聚义帮和南山帮在争夺码头货运资格的风浪之中。

    然而,这件事情,还是点燃了水西县。

    虽然很多人都有所猜测,南山帮和聚义帮肯定会有大风浪,可没想到这风浪居然来得这么大,南山帮一个堂口的主要战力居然全部留在了梧桐镇,连堂主魏莽都折损了。

    据传闻,当这个消息传回南山帮的时候,南山帮帮主邓方舟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仰天长啸,要与聚义帮不死不休!

    不过,这消息传到梧桐镇时,聚义帮帮主杜若却是轻笑了一声,说了一句,且看疯狗狂吠。

    就在很多人都以为聚义帮和南山帮会有一场大战的时候,风波居然渐渐停歇了,邓方舟似乎忘记了他的豪言,南山帮上上下下是有些低迷,却也没有什么大动静,反而是低调了不少。

    而相反的是,聚义帮这段时间则是风风火火了不少,很多以前未曾与聚义帮有合作的商号都主动找上了门,前段时间因为杜若遇袭而导致的生意低迷不但扭转,反而更甚了几分。

    不过,也出了一些问题,这段时间里,聚义帮发展蓬勃,底蕴不足的问题就流露了出来,最明显的就是码头缺船,很缺。

第十章:水谁欠谁的情,谁还谁的恩(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