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算无遗漏杜山姜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聚义帮埋伏的人赶来之后,这一战,几乎就成了一面倒的趋势,一艘艘船被打破,劈很多南山帮帮众纷纷落入江水里,船上也混战一团,细雨茫茫里,一丝丝飘雨都带着血迹混合飘落,江面上,波涛汹涌,鲜血漂浮而下。

    青山峡谷里,混乱不堪,南山帮的人已经没有了继续缠斗下去的心思,还剩下不到一半的人全都带着伤想办法在突围,只不过,这好不容易来得机会,聚义帮也是铁了心要死磕到底。

    江面波浪由中间而起,一浪一浪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在战圈百步之外,一叶扁舟随着波浪起起伏伏,舟上两个人一前一后静静而立,这两人便是杜若和黑头。

    蓑衣斗笠上,滚滚玉珠在缓缓落下,凉风习习,杜若望着那厮杀战场,脸色如常,纵然那鲜血的味道很呛鼻,那一声声哀嚎很凄厉,断臂残腿都有从旁随波浪飘来,他却不动如山。

    倒是身后的黑头很紧张,他紧张的不是那战斗厮杀的血腥,而是担心这文弱的帮主,不但害怕会有南山帮的冲过来,更担心帮主会不会一不小心掉落入江里,这帮主的身体,实在太弱了,可受不得风寒。

    本来他们是都不同意杜若亲自来这里的,可帮主对于众人的反驳,只是微微摆了摆手,就此打住,谁也不敢再反对,只能让黑头这个绝对战力都留下来当护卫,好在对于这个提议,帮主没有拒绝,要不然他们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不论对面的战况如何激烈,黑头都没有多看一眼,只是紧紧的注视着帮主,不允许帮主出现任何一丝意外,当听到杜若开口时,他浑身一震,急忙抬起了头。

    蓑衣之下,杜若那纤纤长指指向前方,问道:“黑头,那个年轻人是谁,南山帮战堂里,除了魏莽,居然还有人有这样的战力,为何之前没听说过?”

    黑头顺着杜若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虽然这夜里是有些昏暗,但是好在聚义帮的货船上都点着火把,勉强能够看得到,南山帮中,居然还有一个人异常勇猛。

    那个年轻人的蓑衣被劈掉了一半,斗笠也不见了,身上露出一半青衫,手握一把精钢长剑,带着几个人冲在最前方,隐隐已经有突围的迹象,不过,那人似乎有些不善水战,出剑之时,总有所顾忌,好几次都因为脚下的船在动荡而没能建功。

    黑头盯着那人看了一会儿,也有些疑惑,突然,他恍然道:“帮主,我想起来了,之前我听说过,魏莽有个侄子好像进了一个什么大门派,这个人硬很有可能就是魏莽的侄子,南山帮的高手不多,用剑的根本没听说过。”

    斗笠上几滴雨水缓缓落下,杜若平静的看着那方战场,缓缓道:“原来是大派弟子,难怪出手之间章法不凡,不错!”

    那个用剑高手在青山峡谷的混战中,的确有些鹤立鸡群,一招一式之间,都很有讲究,少了几分狠厉,不像其他人那样,根本没有任何技巧,即便是魏莽和罗大胡子两人,都是一刀一刀,拼的是速度,拼的是力道,拼的是狠辣。

    而那个年轻人则不一样,出手之间,很不一样,技巧性很强,很少单纯比拼力度,几乎都是瞄准一些身体特殊位置,只要碰到身体的一剑,基本都能有所建树,招式之间,也颇为华丽。

    江面上的雨渐渐大了,哗啦啦的声音却被厮杀声给掩盖,唯有落在斗笠上的一颗颗黄豆大的雨珠响彻在耳边,仿佛杂乱无章的胡琴声声。

    货船上燃烧的火把也被打熄了,

    纯粹的黑暗中,有声声凄厉,

    血腥味渐渐被雨水覆盖,

    江面上也看不清了!

    杜若缓缓转身,轻声道:“走吧,去大青山。”

    黑头微微一愣,他有些,明明还能够听到激烈的打斗声,不过,他并没有多嘴询问,把刀放回背上,握住船桨,用力一摇,扁舟如若离弦之箭,快速向前行驶而去。

    江面上波浪滚滚,渐渐看不到了,只有扁舟溅起的圈圈涟漪,还有那雨珠落在水面激斗起的一朵朵雨花,像是一个个小小的漩涡,在这蒙蒙夜里,依旧不太明显。

    …………

    大青山,恰巧将梧桐镇包围在山中,这座山很高,也很陡峭,多年来,一直被梧桐镇周边几个镇深恶痛绝,直到后来官府在半山腰上开了一条空中栈道,才让行路节省了半天路程,后来便成了梧桐镇一道景观,以前这里只有一个峡谷,但是客船极少,

第八章:算无遗漏杜山姜(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