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饱读诗书,仗剑江湖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暮色已至,大雨连绵里,远处长峰上呈墨蓝色。继而,水雾昏昏沉沉,微微泛起,似一层浓厚而又轻盈的乳白细纱以重山为底,山中梧桐镇一座座吊脚楼,一排排层列有致的民宅在这朦胧中,如一幅笔墨清爽、疏密有致的山水画。大雨里景芝便是一笔一勾勒出青山绿水,几点花瓣随风荡粉,重叠高山,绵绵不绝,跌宕起伏。

    长街之上,一行人撑着伞缓缓离去。

    胡老先生和平老先生并肩而行,脚下微微溅起水珠,四散开去,落雨吹风,有些沉寂,不知何时,胡老先生叹了口气,开口道:“帮主,变了,聚义帮也要变了!”

    平老先生微微一笑,道:“这不正是我们想看到的吗?这几年来,我们一群老骨头时时刻刻都在担心着帮主哪一日会突然离去,眼看着科考将至,今日这一番变化,我等也可放心了。”

    “唉,”胡老先生捋了捋胡子,说道:“只是,帮主有潜龙之姿,可这梧桐镇的水还是浅了些,我总觉得他似乎已经有些厌倦了。”

    “是啊,”平老先生也轻叹道:“帮主……这番举动,心思已经远了,老胡,你有没有注意到,帮主今日和往日大不相同,他以前是漠不关心,而今日,却是真的没将所有人放在眼里,就像是……就像是在俯视着一切……”

    胡老先生突然转过头,眼中闪过一丝亮光,说道:“我也发觉了,刚开始,我以为帮主是对聚义帮上心了,想要收回所有权力,毕竟,谁都知道,当初聚义帮双雄,虽然陈柏仲走了,但更将陈百穿推到了巅峰,帮主要收拢权力,陈百穿的忠诚没问题,可威信实在太高了。”

    “我刚开始以为他是想打压一下陈百穿,可后来我发觉不是这样的,如果他只是想要打压陈百穿,就更应该顾忌陈百穿的威信,可……他是真的不在乎啊,不只是不在乎陈百穿,是整个聚义帮上上下下他都完全没放在眼里啊,就是以一种超然物外的姿态,却偏偏没人敢跳得太高!”

    平老先生点头,道:“他的眼界太高了,这梧桐镇根本不在他眼中,他敲打我等这些老家伙,也非是他心胸狭隘,而是直接在下命令,他不愿意有人在他头上指手画脚……”

    “轰隆”

    天上响起一声惊雷,闪电划过。

    天地亮光,一闪而过,

    平老先生和胡老先生都停了下来,油纸伞上大雨倾倾,水花朵朵,两人缓缓转身,目光交错,面面相觑。

    “帮主要走了!”

    …………

    大雨瓢泼,院里雨气升腾,屋里茶香袅袅婷婷,杜若喜欢喝茶,但他并不喜欢那些名茶,就喜欢那些很便宜,山间野外随处可见的苦荞茶,风吹来时,雨雾渐浓,泡上一股清茶一杯清水,几捉茶叶,便是泼茶香。

    点点雨滴落在瓦片上,噼里啪啦不停清脆,杜若轻挽衣袖慢慢品了一口茶,手里握着一本书,这是一本专门指点科考的书,杜若一边看,一边取出笔做勾勒。

    屋外有一个青年人背着刀走了进来,拿着斗笠蓑衣,放在桌上,拱手道:“帮主,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这青年身材很高挑却很瘦,长相很普通,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黑,黑糊糊的脸像是抹了一层锅灰一般,但是手臂却很粗大,配上那高瘦的身体,没来由让人觉得爆发力很强。

    杜若缓缓放下书,转头看向那个青年,问道:“黑头,你说说,你的武功比之陈百穿如何?”

    杜若对武功很有兴趣,他在《大秦志异录》上看到,有高人能够一指断江,或是咫尺天涯,有袖卷残云,也有一言大道等等,不过,对于这些,他都只是当做看点传说,更注重现实的武功。

    黑头本名叫什么,杜若不知道,只是知道大家都叫他黑头,在聚义帮中,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手,而在这执法堂里,除却陈百穿之外,他便是公认的最强。

    黑头有些局促,结结巴巴说道:“启禀帮主,若是单打独斗,我打不过陈百穿,因为他有一招叫做狮子回头的刀法,据说是年轻时他们兄弟二人在外闯荡收高人传授的,这些年来,在梧桐镇都没人破得了那一招,但是,如果不是生死决战,我能够和他打个平手,而若是很多人火拼,我杀的人绝对比他多,因为我年轻一些,动作相对快一点,体力也要好一些。”

  &

第六章:饱读诗书,仗剑江湖(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