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我的东西,谁也不能碰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刀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仿佛空旷的山涧里的清泉流响一般,大堂中,变得针落可闻。

    陈易身体微微一怔,缓缓的握住大刀,感受到来自钢刀的冰凉,仿佛置身于寒冬腊月一般,粗糙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刀,是杀人的刀,

    纵然陈易平日里厮杀也是一把好手,可当死亡的气息降临时,他还是抑制不住心底的惊恐,眼神里透露着惶恐,也掩盖不了心里那一份对生命的渴求,望着负手的杜若,他眼神里保留着最后一丝期望。

    但是,杜若背对着他,没有任何动容,

    一时间,他的最后希望在破灭,

    心如死灰!

    这一刻,大堂之中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冰凉,这股冰凉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来自这河风清冷,而是来自于那个平日里绝对儒雅温和的帮主,

    今日的帮主,实在和往日太多不一样了。

    陈易缓缓将刀架在脖子上,却迟迟狠不下心。

    冷风吹来,吹皱长袍,杜若却巍然不动。

    没有人注意到,之前跪在地上的陈百穿不知道何时已经把插在身上的刀悄然取了出来,突然站起来,冲到陈易身体,一掌拍点陈易手上的刀,拉着陈易就往大堂外跑去。

    这一幕,出现得太突然。

    没有人反应过来,更没人想到重伤如此的陈百穿还会爆发出这样的速度。

    “帮主,对不起,小易是我大哥唯一的儿子,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就这样没了,事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我会以命抵命!”

    陈百穿一边跑,一边大吼。

    随着他的身影,地上留下了一长串的血迹。

    “追!”

    大堂之中,执法堂的一个小统领最先反应过来,一声大吼,带着人就追了出去,这一声大吼,也把堂中其他人惊醒了过来。

    “帮主。”罗大胡子走到杜若身边,开口。

    杜若依旧负手站在大门前,面无表情,即便是发生这样的突变,也丝毫没有令他有任何丝毫的动容,风吹起了他耳边的鬓发,苍白的脸上没有血色。

    就在罗大胡子准备继续询问的时候,突然听到大堂外发出一阵哄闹,一阵兵戈之声突然响起。

    “小易!”

    最后传来陈百穿一声悲怆哀嚎。

    这一声哀嚎,凄厉异常,让人动容。

    罗大胡子等人都心头一跳,神色之间不由得露出一丝惶恐,再望向杜若的时候,完全没有了此前的轻浮,满是敬畏和震惊。

    杜若的神情还是没有变化,风轻云淡缓缓转身,慢慢走回去,坐到长椅上,慢条斯理的拿起狐狸皮盖在腿上,轻轻的抚平。

    不一会儿,大堂之外安静了下来。

    执法堂一个一直没有出现的小统领走了进来,拱手执礼,道:“启禀帮主,叛徒陈易已经授首,陈百穿也被活捉,请帮主示下!”

    杜若微微抬头,说道:“陈易……按帮规处理,至于陈百穿,先带他下去疗伤,控制起来,事后再说。”

    “是。”

    …………

    到了这时候,所有人都明白了,从陈易进入聚义帮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是不可能逃走的了,这聚义帮中,执法堂帮众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别说受了伤的陈百穿,就算是巅峰时期的陈百穿,也不见得能够从执法堂的围攻之中杀出去。

    只是,这一刻,大堂之中,几位大统领和几个德高望重的老者都从心底升起了一丝丝寒意,他们终于明白了,今天的帮主,是真的变了,这一次被袭杀,帮主是真的变了。

    现在坐在上面,只言片语间就收了一条人命的帮主,是真正的聚义帮帮主,而不是以前那个为了还恩无可奈何的秀才,这是那个能够在水西县这帮会势力混乱之中带领聚义帮镇守一方的帮主。

    杜若不开口,谁也不敢再说话。

    好半晌,一直到义字堂里的血迹被清扫干净了,杜若才缓缓开口:“都别站着了,坐下吧,现在开始说点正事儿。”

    待到所有人都坐下了之后,杜若又才开口,望向罗大胡子,问道:“老罗,今晚要出的那批货,推后一个时辰。”

    “啊?”

    罗大胡子惊讶,却又急忙拱手道:“是,

第五章:我的东西,谁也不能碰(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