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功是功,过是过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寒风骤起,突然变冷。

    白日里还艳阳高照,夕阳刚落之际,云层却仿佛蓦然降临,空气也变得有些湿漉漉的,这凤阳的天气,的确是一道奇观,或许是因为大河环绕,水汽太重,雨水居多,成涝之灾一向不少。

    冷风附着地面进入大堂里,吹到杜若的脸上,青丝缭绕,那一瞬间,他身体不由得微微颤抖,胸口一闷,喉咙疼痛,忍不住又咳嗽了起来,他的护卫见此,急忙从堂后取来一件披风盖在他身上。

    震惊的众人也在杜若的咳嗽声中回过神。

    罗大胡子第一个站出来,拱手道:“帮主,叛徒是谁,我大胡子第一个不放过他,聚义帮讲究的就是一个义字,每一个兄弟入帮会时都曾对天起誓,肝胆相照,两肋插刀,我大胡子是个粗人,不懂大道理,但我知道,一世人两兄弟,敢当叛徒,就该按帮规处置!”

    平老先生等老人都没有开口,他们都是些人精,隐隐间已经发现了今日的帮主有些不一样,他们都在默默观望帮主接下来的的动作,他们看出了不对劲,恐怕这个叛徒身份不一般,否则帮主直接交给执法堂就行,何必拿到这里来说。

    而其他两个大统领和陈百穿都站了出来,所说的话,如同罗大胡子一般无二,对于叛徒,自古以来都是最招人愤恨的。

    杜若微微点头,伸手示意众人安静,然后眼神放在了陈百穿身上,问道:“百穿,你是执法堂的,你告诉我,叛帮之人,如何处置?”

    陈百穿不假思索,说道:“一选三刀六洞,七十二钢刀阵,二选一刀了,但求一痛快……”

    陈百穿刚一说完,突然愣了一下,刚刚受到罗大胡子的影响,心潮起伏,没有多加思虑,这会儿他心中突然“疙瘩”一声,一种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虽然是执法堂的人,但是他是负责缉拿,而不是审讯,最主要还是护卫职责,帮主不应该在这时候来问他的。

    但是,杜若没给他开口询问的机会,直接给了旁边的护卫一个眼神,那个护卫背着大刀走出了大堂,大堂里顿时陷入了沉寂之中,风声都变得清晰起来,约摸一盏茶的时间,有一个清瘦的青年被压了进来。

    当看清楚那个青年的模样时,陈百穿瞪大眼睛,满是不可置信,脱口而出:“小易,怎么是你,是不是弄错了?这不可能……”

    罗大胡子一把拉住有些激动的陈百穿,低声道:“陈兄弟,你冷静点,听帮主怎么说?”

    陈百穿怔了一下,急忙转身拱手道:“帮主,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小易他怎么会是叛徒,他是我亲侄子,他爹是我大哥陈柏仲啊,为我聚义帮立下汗马功劳的陈柏仲,去年再风陵渡口战死,小易……小易是他的儿子,还是我亲自推荐入的帮会,他对帮会绝对忠诚,不可能是叛徒的!”

    杜若自然知道这个陈易的身份,也知道陈易的父亲的乃是当初战死的聚义帮第二高手陈柏仲,也是如今聚义帮第一高手陈百穿的亲侄子,而且,陈易入帮才不过半年,表现也非常不错,是暗风堂的人。

    但高坐上方的杜若却依旧面无表情,无波无澜。

    这时候,暗风堂大统领何协也坐不住了,拱手道:“帮主,陈易是我暗风堂的人,表现非常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此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杜若微微摆了摆手,轻声道:“陈易,你自己说吧!”

    所有人都望了过去。

    执法堂的人把陈易身上的绳子解开,陈易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朝着陈百穿和何协分别磕了一个响头,愧疚道:“二叔,大统领,对不起,我让你们失望了,是我背叛了帮会,背叛了帮主,才让帮主在七天前受到南山帮的埋伏。”

    满堂哗然一片,此前都没有往那方面想过,都只以为是一场意外,完全没想到这其中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陈百穿身体一个踉跄,不可置信道:“小易,你……你别胡说,这事不能开玩笑的,你怎么可能背叛帮会,不会的……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说出来,帮主不会冤枉你的!”

    陈易摇了摇头,说道:“二叔,我没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娘病重,我没办法了,为人子女,我不能看着我娘受病痛折磨,南山帮给我找了药王谷传人替我娘诊治,还给我一支三百年老人参给我娘续命……我……”

    陈易低下了头,低声道:“我那次故意找你喝酒,从你嘴里套出了帮主要前往县城的具体时间……”

    “愚蠢!”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平老先生突然怒声道:“你娘得的是不治之症,除非是先天宗师损耗一身修为,否则根本治不好,什么狗

第四章:功是功,过是过(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