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义字何解?难解、难解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叔……”

    陈易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娘的病,越来越重了,我准备明天将我娘带去县城里医治。”

    陈百穿点了点头,说道:“也好,县城里的医师比这镇上的医师好多了,而且,听说百草堂的医师还是药王谷弟子,嗯,你的钱可够,要是不够,随时来找我!”

    “多谢二叔,我晓得了。”陈易拱手道。

    “一家人莫说两家话。”陈百穿拍了拍陈易的肩膀。

    陈易微微笑了笑,说道:“走,二叔,咱们先进屋吧!”

    “不了,”陈百穿摇头道:“你也知道最近帮里出了不少事儿,篓子多,我的事也多,就不多留了,等以后有空了再来。”

    陈易愣了一下,轻声道:“二叔,帮主那里……如何了?”

    陈百穿摇头道:“你知道的,帮主本就无意于此,前段时间又除了那档子事儿,恐怕他是铁了心要卸任了,唉,帮里是多事之秋啊。”

    “对不起,二叔,”陈易愧疚道:“如果那天不是我把你喊了回来,凭你的武功,一定不会让帮主受伤,也就不会出这些事了。”

    陈百穿摇了摇头,说道:“你别这样想,这事儿,也不是你有意的,谁也没想到南山帮那群杂碎居然在路上埋伏,你别多想,好好给你娘治病,有需要尽管来找二叔!”

    “我知道了,二叔。”陈易点头。

    陈百穿又拍了拍陈易的肩膀,将手里的药递给陈易,缓缓转身离开。

    陈易手里提着药,深深地望了一眼陈百穿的背影,然后转身回屋。

    轻轻关上门,陈易把药放到桌子上,取出一张宣纸,拿起毛笔快速写了起来,字迹很潦草,笔墨未干,他就急忙将宣纸折叠放到怀里。

    揣着宣纸,走到厨房里,端了一碗汤药,到了侧屋,走到床前,陈易轻轻的掀开帐帘,看着床上的妇人,柔声道:“娘,该喝药了。”

    床上那妇人睁开眼睛,缓缓支起身子,靠在床头,接过药碗,皱着眉头,一口喝下,苦涩到极致的味道让她精神头也好了不少。

    接过药碗,陈易急忙又取出一颗甜糖,说道:“来,娘,吃颗糖,解解嘴!”

    将糖含在嘴里,陈氏眼里突然流出大颗大颗的眼泪,哽咽道:“儿啊,是娘亲拖累了你,要不是照顾为娘,何至于让你一身武功没处施展,把家里的钱财都给耗尽了,也不至于让你现在还娶不到个媳妇儿……”

    “娘,”陈易宽慰道:“您别这样想,照顾您本就是为人子该做的事情,只要您早点好起来,我还年轻,哪里还拼不出一个前程娶不到媳妇儿,您还得帮我带儿子呢?”

    “为娘也想啊,要是能够看到你成家立业,娘就是……死也没有遗憾了!”

    “娘,您放心吧,会有这一天的,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名医,一定可以治好您的病,到时候你就看着儿子给你娶儿媳妇,给你生个大胖孙子!”

    母子俩说了好一阵,陈易才端着药碗离开。

    轻轻将门带上,没有惊动屋里的母亲,陈易往怀里摸了摸,咬了咬牙,快速往村外走去。

    村子入口,有一棵枝叶茂盛的千年老树,枝繁叶茂,中间是一个巷子,两边是高墙,很远很远,便是大太阳天,也有些清幽。

    走在巷子里,快到尽头时,陈易突然停了下来。

    巷子尽头那棵大树后面缓缓走出了几个提刀大汉,慢慢的朝着他走了过来。

    陈易眼睛微微一眯,探手紧紧的握住了腰间的刀柄,缓缓往后退了两步,却又看到身后也出现了五六个持刀大汉,正在向着走来。

    前后有人,两旁是墙。

    没有退路了。

    陈易抽出腰刀,冷冷的看着包围过来的几个人,他认出了这些人,是独属于聚义帮帮主的执法堂帮众。

    “各位,不知执法堂找我有何事?”陈易冷声问到。

    执法堂一个统领开口道:“陈易,你,事发了,跟我们去帮里走一趟吧!”

    陈易紧紧的握住刀柄,说道:“几位兄弟,我现在有些急事儿,不知可否通融一下。”

    执法堂帮众没有再说话。

    “那就恕我得罪了!”

   &

第三章:义字何解?难解、难解(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