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0章 黑沼村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森林里的环境千奇百怪。大部分是林地,其间夹杂着河谷和山岭,此外还包括腐烂发臭的沼泽。

      平静的沼泽总是附带一层白色的雾气,横七竖八的烂木头在雾气中若隐若现。若是有人不小心踏入其中,沼泽的烂泥便会缓慢而不可逆转的将其吞噬。

      这种吞噬是一种极大心理折磨,其过程往往持续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受害者从没入脚踝到淹没腰际,再到只剩脖颈,任何挣扎和呼救都不会改变死亡的命运。

      那怕是实力不俗的冒险者,面对黑森林的沼泽也极为恐惧。因为沼泽中不但有粘稠的烂泥,还有各种可怕的怪物。

      比如某些指头大小的食腐幼虫。它们平时藏身泥沼,一动不动。可若是察觉动静,便会群聚而至,咬破受害者的皮肤,钻进其体内。

      这种虫子不喜欢新鲜血肉,可它们会释放毒液,加速肢体腐烂。

      然而黑森林里的食腐虫很受死灵系巫师的喜爱,虫粉是一种重要的施法材料。为了捕获这种价值不菲的虫子,有不少人冒险在黑森林的危险沼泽边安家。

      “食腐虫粉只是沼泽的一种出产,这里有不少好东西。聚集的人多便形成黑沼村。”托德骑着马,把周青峰带到一个极其简陋破旧的村子,“但这里的生活太苦,太危险了。”

      “光凭我们俩是没可能探索精灵遗迹,必须得想点别的办法。”返回白鸦村不过是等着被围困,周青峰和托德便决意另寻生路。根据野蛮人的介绍,周青峰决定来黑沼村试试。

      可托德却对周青峰的设想并不报太大期望,他只反复谈论黑沼村的穷苦和危险,还有这里糟糕透顶的环境,“这是个没有希望的村子,生活在这里的人不过是在等死。”

      周青峰骑在马背上,眺望眼前的破村子,“我们也不过是在挣扎求生而已啊。”

      相比拥有高墙,壕沟,弩炮,戒备极为森严的灰泥村和白鸦村,眼前这个村子毫无防护。

      它只有一圈低矮的木栅栏,杂乱无章的窝棚,脏乱恶心的营地,以及活死人般麻木的村民。

      村子里没有守备,也没有什么核心头领。来这里的冒险者都很少,只有三百多蓬头垢面的普通人,独来独往。

      “沼泽里时不时冒出毒气,还会冲出些可怕的怪物,随时都会要人的命。像老修斯,陆坎斯那些人都看不上这里,更不愿意来冒险。这地方本不应该建村子,

      连地精都不愿意来,视这里为禁区。

      可很多穷人没有选择。他们无法进入正规的村子,就只能来这里,赌上自己的性命从危险的沼泽中换取少量出产。所以这里经常死人,生活特别困苦。”托德解说道。

      黑森林里即将发生一场大变,班恩的信徒想夺占此地作为基业。若是不反抗,黑森林里的人类不是被送去血祭邪神,就是被抓去充当奴役。

      不想接受这悲惨的命运,就必须拼死一搏。

      周青峰在‘信息网络’中绘制了黑森林内人类定居点的地图,其中就包括这个建立在沼泽旁的村子。他希望能利用这里的人力干一番大事,但......,难度很大。

      黑沼村的人都很穷,可若是以为这里的人好忽悠,那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穷,所以愚昧,所以胆怯,所以蠢笨。

      这里的人自卑懦弱,却又狡诈奸猾,还鼠目寸光。各种人类的劣根性都可以在他们身上找到。想靠小恩小惠,善意劝导,或者激昂的演说来调动他们,完全是做梦。

      可周青峰找不到其他可能为己所用的人力了。

      村子入口竖着一杆千疮百孔的破旗子。旗子下的木栅栏上挂着好些怪物的头骨,也有很多人头挂在上面。

      人头干瘪,有的在咧嘴大笑,有的则在放声哭嚎,还有的皮肤皱褶,丑了吧唧。都不晓得这些人死之前经历了什么,竟然有如此丰富的表情,还都被保留下来。

   &

第0020章 黑沼村(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