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9章 困境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封路的事本就太糟糕了,可还有更糟糕。

      灰泥村的老修斯派了个信使来找陆坎斯,说是要商议如何应对当前的状况。可昨晚陆坎斯却发现那个信使是邪神班恩的信徒。

      于是事情复杂了,天知道这其中是不是还藏着其他阴谋?”

      阴影中的人耸耸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算是解说完毕。

      周青峰听的似懂非懂,“就是说很可能是邪神的信徒策划了这一切,目的是想干掉黑森林里的十几个人类村子?”

      “谁知道呢?”阴影中的人嗤笑了一声,“班恩是暴政之神,它更喜欢奴役,压迫,摧残。说不定这背后的策划者想把我们统统变成奴隶。

      有人想趁现在村里还有补给,一口气突袭‘地精栈道’,逃离黑森林。可陆坎斯却舍不得自己的家业,他希望派人联系其他人类村庄,搞清状况。要逃也是大家一起逃。

      更叫人头疼的是灰泥村的老修斯很可能已经背叛。那么其他村子还有多少人值得信赖?其实我觉着都不可信。”

      阴影中的人一直语带嘲讽,仿佛事不关己。

      周青峰也是没吃过苦头,初生牛犊不怕虎,都不知道该害怕什么。他没过多思索,又问道:“你刚刚说班恩是暴政之神,那么神灵中有没有一个叫希瑞克的?”

      “你怎么可以直呼吾主‘暗日’之名?”阴影中的人忽然语气冰冷,“你也是盗贼,难道不信仰谋杀之神?”

      啥......,谋杀之神?

      周青峰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呆了一呆。

      这谋杀之神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怕跟什么班恩一样是个邪神。

      阴影中的那位缓缓离开墙角,朝周青峰靠近。其兜帽下露出一张年轻的脸,大概二十来岁的男子,体型消瘦。他似乎想逼问几句,可议事厅外忽然有人闯进来喊道......

      “那个班恩的信徒死了。”

      议事厅里原本喧嚣沸腾,可大家听到这句却立刻安静。

      守林人陆坎斯正在分派任务,安排人手去其他几个村子调查。听到这话,他噌的一下站起来,快步冲出议事厅。

      大圆桌旁原本挤着十几号人,也全都跟着陆坎斯涌了出去。就连阴影中那位也如一阵风般离开,没再为难周青峰。

      议事厅里一时就只剩下尚且发愣的周青峰,以及......,快要喝到烂醉的托德。

      野蛮人两天没喝酒了,这简直要他的命,此刻恨不能泡在酒桶里。

      周青峰小步跑到托德身边,推了对方几下,问道:“我说兄弟,现在好像麻烦很大,你怎么还能喝那么多?想再被地精关进笼子里么?”

      一提‘地精’和‘笼子’,托德立马清醒几分。他重重一捶桌面,大声骂道:“该死的老修斯,他居然敢投靠邪神班恩,还把我卖给地精。我饶不了他。

      走,我们现在就去找老修斯的麻烦。”

      说完,魁梧的托德也不管周青峰答应不答应。两米多高的他一把拎起周青峰,抓着后者就朝外走。周青峰都没法抗议,又被带到议事厅外。

      议事厅外不远就是那具刑架。

      包括陆坎斯在内,一群人正围着刑架上吊着的受刑者。就听里头有人在惊恐的喊道:“奇怪,这家伙不但死了。连灵魂都彻底消失。

      这完全不合常理。我们......,我们可能真的被邪神盯上了。”

      听到这话,周青峰有点毛骨悚然,好像后背有什么邪恶的东西正在注视自己。

第0009章 困境(第2/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