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一夜暴富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禾晏揣着银子回到家中。

    青梅并没有发现,禾晏摸索着将桌上那只装胭脂水粉的小匣子倒扣过来,里面倒了个干净,又将今夜赢来的碎银珠宝一股脑丢进去,才摸黑上了床。

    大概是赢了银子心情很好,又解决了后顾之忧。这一夜,她竟然睡得分外香甜。梦里是她和营帐里的兄弟们博戏,军中汉子们扯着嗓子喊:“开!开!”禾晏面露难色,有人大笑起来:“将军,你怎么又输了?”

    “这一晚上将军有赢过一次吗?”副将装模作样的摇头,“哎呀,将军在这方面不行。”

    “滚犊子,什么行不行的,没听过一句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将军这是在赌场失意,人情场纵横无敌,你个老光棍懂个屁!”

    禾晏闻言,大笑起来。

    她笑着笑着,便觉有人在推自己,睁开眼,是青梅的脸:“姑娘是做了什么好梦?笑的这样高兴?”

    日光已经探进窗台,一室明亮。她伸出手背挡住晃眼的光,心中有些讶异,竟然晚起了。

    果然是春日正好眠。

    复又想到昨夜里的那个梦,不觉唏嘘。当年的汉子们说她赌技烂所以情场得意,倒是全然猜错。不过从某种方面来说也没错,如今她能在乐通庄里大杀四方,赌场得意情场自然失意,才会如此一败涂地。

    门外传来禾云生不悦的声音:“禾晏,都已经日上三竿了,你今日还去不去了?”

    从一开始的极力反对到现在习惯了与自己一道去砍柴,似乎也没用多长时间,禾云生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和禾晏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你等等我。”禾晏赶紧换了件干净衣服。

    青梅捧着净水盆出去了,禾云生抬脚走了进来,边走边道:“你今日怎么磨磨蹭蹭的……禾晏?!”

    “什么事?”禾晏正在绑沙袋,一抬眼便对上禾云生愤怒的表情。她不解道:“怎么了?”

    禾云生一指椅子上:“怎么了?你看看怎么了?!”

    少年语气出离愤怒,如果现在他头上有把火,此刻这把火应该能把整座房子都点燃了。禾晏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椅子上搭着的,正是昨夜禾晏“借用”禾云生的那件栗色长衣。她回到屋后,便随意一脱,扔在椅子上,早上醒来到现在,还没记起此事。

    不等禾晏作何反应,禾云生上前一步,将那长衣抖开。长衣本被禾晏揉皱成一团,污迹斑斑,眼下被这么一抖,便零零散散的露出那一道口子,像是被谁从衣衫中部划了一道,十分凄惨。

    “这就是你替我补的衣服?”禾云生怒火中烧,亏他昨夜还感动一回,以为这个姐姐是真心爱护他这儿弟弟,眼下看来……她真是上天派来惩罚自己的!

    “这是个误会,我可以解释。”禾晏试图让这孩子冷静下来。

    “解释,怎么解释?你知不知道……”禾云生本来是很愤怒的指责语气,说到这里,声音忽然哽咽,眼眶也红了,他道:“这是我唯一一件长衣……你把它剪碎了,我怎么办?”

    禾晏头大如斗。

    她是真的、真的、真的很怕看到人的眼泪。尤其是这样子像小牛犊般气势汹汹的少年,忽然委屈巴巴的眼泪。

    禾云生也是很委屈。

    少年人都爱面子,家贫无事,只要他孝顺知礼,顶天立地,就是好儿郎……话虽这么讲,可虚荣心人皆有之。这件栗色长衣是他一位师兄送给

第十二章 一夜暴富(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