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瞎子的好处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银子大把大把的堆在桌上,有人将自己的玉佩叠了上去。一个初出茅庐却好运连连的青涩小子,自然惹人注意。不多时,这里便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大。”

    “开——”

    “公子请选。”

    “小。”

    “再来。”

    “开——”

    “再来。”

    “开——”

    “再来。”

    “开——”

    禾晏的面前,堆满了银票。方才嘲笑她的人此刻早已噤声,傻子都能看出来,她并非第一次来玩的生手。若不是乐通庄声名在外,旁人简直要怀疑她是和庄家联手做局来哄骗外人了。

    外面打更的声音隐隐传来,禾晏道:“时候不早,我该回去了。”

    “公子,”长胡子的老头儿微微一笑,“再赌最后一局吧,换个赌法如何?”

    禾晏抬眼看他:“怎么赌?”

    “不赌开大开小了,我瞧公子是个中高手,要不来猜骰子数字怎么样?”他将桌上所有的珠宝银票都往桌中间一推,“若是公子胜了,这些都是公子的。”

    禾晏看向桌上的银票。

    她已经赢了不少了,也知道这样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从前在军中的时候,曾听帐下小将们说起赌场的黑幕,也知道一两分。本该见好就收,不知怎的,脑中却又浮现起禾云生说起学堂向往的眼神,以及自己身上这件唯一的,洗得发旧的长衣来。

    “好啊。”她说。

    人群哗然,气氛陡然高涨。

    猜大小和猜数字,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猜大小靠的是运气,结局无非就是两种,大或者小。可数字却要精确到每一个,错了就是错了,赢的机会实在太小。除非是真正会扔骰子的人,否则大抵不会这般做。况且庄家的手法也各有不同。

    禾晏也将面前的银票全部推了出去。

    若是她这把输了,今晚的所有便当是一场空。若是赢了,大约三五年内,禾家吃喝、禾云生的束脩是够的了。

    众人见此情景,纷纷加码:“我也来!”

    “这是我的银子,我押这位兄弟赢!”

    “怎么可能,我还是押对家吧,哈哈哈!”

    筹码越重的局,看的人也就越多,一夜暴富,一夜潦这种戏码,比京城最好的戏班子还叫人欲罢不能。

    长胡子老头将碗缓缓端起,赌场里安静下来,似乎只能听到骰子在铜碗里碰撞的声音。

    禾晏微微出神。

    她赌钱的技术,实在是很烂。至少在她回到京城之前,在她嫁入许家之前,一如既往地差。新婚不久后,也曾作为许大奶奶在各种宴会上和别家夫人打叶子牌,每次都输的惨烈。那时候许之恒总是笑道:“你呀,怎么这般傻?”

    那是他难得对她露出促狭

第十章 瞎子的好处(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