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燕秀)长相思(上)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承秀第一次遇到燕贺的时候,是在随表姐踏青的春宴上。

    说是春宴踏青,其实不过是适龄的贵族公子小姐,寻着个机会相看罢了。彼时的夏承秀才十六岁,京中这个年纪的小姐,虽也有已嫁人成亲的,可夏大人宠女心切,并不打算早早的将夏承秀嫁人。

    是以,夏承秀也只是跟着表姐出来游乐罢了。

    正值四月春,草长莺飞,泗水滨边,嫩草毛茸茸的。夏承秀随着表姐夏芊芊下了马车,已经有认识的小姐放起了纸鸢。

    夏芊芊见状,立刻就让婢子拿出准备好的纸鸢,往友人那头走去。

    夏芊芊今年十八岁,在一群小姐中,姿容尤其出众,生的格外甜美娇艳,她亦是很明白自己容貌的长处,穿着茜色的薄纱绣花窄领长裙,勾勒出窈窕的身段,人群中,一眼就能瞧见她。

    她的家世,亦是这群小姐中最为优越的,不过须臾,就被人围在中间,恭维夸赞起来。

    彼时夏承秀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至多只能称得上是清秀,更勿用提与表姐夏芊芊相比,夏大人平日里被人称作书呆子,夏承秀就被人在暗地里称作小书呆子。她恪守礼仪,在同龄人或是姐妹中,就显得又些木讷寡言,不够讨人喜欢。

    夏芊芊与夏承秀的关系,算不上亲密,不过是普通的表姊妹罢了。不过,有了夏承秀这个呆头呆脑的无趣书呆子在一边,倒是衬的夏芊芊娇俏轻灵,聪慧解语。

    夏承秀自己倒不觉得有什么,见表姐与友人说的热闹,就自己拿起书坐在一边看。夏芊芊也懒得管她,又过了一会儿,众人开始在泗水滨旁架起长席,长席上放着各家小姐从府里带出来的点心与小食,待到了晌午,是可以在这里用食的。

    不知过了多久,夏承秀听见身侧的小姐们从一开始谈论的哪家新上的胭脂颜色漂亮,变成了“今日燕家公子也会来”。

    “燕家公子”指的是当今左右翼前锋营统领府上的小少爷燕南光,今年也才十八岁,听说矫勇善战,生的又是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夏芊芊的父亲有意与燕家结亲,今日踏青,亦是与燕家老爷夫人心照不宣,就是看两个小辈间可有缘份。

    夏承秀对此也有耳闻,不过这是表姐的事,她今日出来,也就是当个衬托表姐的摆设,晒晒太阳看看书罢了。

    正想着,冷不防身侧有人轻声喊道:“他们来了!”

    夏承秀抬眼一看,就见泗水滨前的长柳岸边,自远而近走来一群少年,为首的少年穿着一身银袍,这颜色实在太扎眼了,但他生的俊俏,个子又高,竟不觉得奇怪,他的头发束成马尾,扎得很高,眉眼间净是桀骜不驯,似是有些烦躁的不耐,却将他在一众少年中,衬得格外不同。

    人人都说朔京城中有三美,肖大公子和若春风,肖二公子澶如秋水,楚四公子雅如幽兰,这少年却似一柄银枪,有些夸张,过分华丽,却又带着一股率直的冲动。

    春日里走出来的俊俏少年郎,总是格外美好,饶是夏承秀平日里对这些事并不怎么感兴趣,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心道以这人的容色,其实应当可以算作第四美的。

    正想着,坐在夏芊芊身侧的小姐就推了一把夏芊芊,低声道:“芊芊,这就是燕公子,看起来同你可真般配!”

    夏芊芊莫名有些脸红。

    来之前,她虽然听过燕贺的名字,却并未见过他真人,不知道他长得是何模样,今日一见,才知道原来他生的如此俊俏。一时间,就有些心动了。

    那群少年们并未走近,远远的,几个少年嘻嘻哈哈的,开始也拿出准备好的纸鸢,趁着东风开始玩乐。

    泗水病的长空上,一时飞着许多纸鸢,沙燕,喜鹊,二龙戏珠......银袍少年被人簇拥着,推搡着,终于满脸不耐烦的跟着令人拿来一只“黑金刚”,握在手上。

    “黑金刚”飞得很快,这少年很会放纸鸢,少女们远远的瞧着,都忍不住暗暗喝彩,却又说不出为之喝彩的,究竟是那只飞得最高的纸鸢,还是放纸鸢的少年。

    夏芊芊瞧着瞧着,忽然站起身,笑道:“我们也去放。”

    其实在此之前,小姐们已经放了一阵子了,只是这些富家小姐们体力娇弱,放了一阵子就要坐下休息,剩下的就交给了下人。夏芊芊站起身,走到正放着她那只“百蝶图”的婢子边,道:“我来吧。”

    坐在长席边的小姐们立刻笑起来,有人小声道:“看来芊芊是喜欢了。”

    夏承秀闻言有些不解,不过没有开口,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只是见着夏芊芊扯着纸鸢的线,往河边走,再看天上的两只纸鸢距离越来越近,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提醒,下一刻,就听见自己的表姐嘴里“哎呀”一声惊呼,那张“百蝶图”和“黑金刚”的线绕在了一起,纠纠缠缠的撞成一团,往树林那头栽去。

    身侧的贵女们笑的更大声了,伴随着低声地议论:“芊芊好手段。”

    夏芊芊手里还握着纸鸢线团,神情是不知所措的慌乱,眼里却有着得意的窃喜。

    她对自己容貌有着十足的自信,若她想要抓住一个少年的心,应当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她今日的胭脂抹的很美,裙子也很漂亮。她回头看了一眼那正蹙眉盯着纠缠在一起的纸鸢的银袍少年,一转身往纸鸢掉下去的树林里跑去。

    与此同时,坐在一边的夏承秀也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来。

    身侧的贵女问:“乘秀姑娘,你是要做什么?”

    “姐姐的纸鸢掉了,我去帮忙。”夏承秀回答。

    “你去帮什么倒忙。”说话的贵女捂着嘴笑,看她的目光像是看个傻子,又含着点复杂的酸气,“芊芊现在才不需要你帮忙呢。”

    夏承秀抿了抿唇,到底是不放心夏芊芊一个人,便提着裙子跟着跑了过去。

    贵女们唤了她几声,见她不理会,也就罢了。

    纸鸢掉进的那一处树林,离河边并不远,只是里头生长着丛丛灌木,女孩子在里头走,要当心带刺的枝叶划破裙角。夏承秀费力的拨开草木,见不远处露出表姐茜色衣裙的一角,心头一松,正要走过去,突然听得夏芊芊开口:“燕公子。”

    夏承秀的动作一顿,这才看见夏芊芊的眼前还站着一个人,是那位今日相看的主角,燕公子。

    夏芊芊的声音温柔甜美,带着几分慌张和歉意,“燕公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燕贺只是蹙眉看着她。

    他的目光明亮又锐利,看的夏芊芊无端有几分心虚,夏芊芊不安的抓着衣角:“燕公子,现在纸鸢都缠在一起,怎么办呢?”

    夏芊芊眉眼含羞,声音甜蜜,夏承秀终于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表姐大概在“勾引”这位燕公子,只是她现在走也来不及了,怕惊动眼前两人,只得被迫观看着接下来的画面,一边心想,接下来这位燕公子大概会说“没关系”“不关你的事”诸如此类的话,再轻言安慰,送夏芊芊回家,之后这桩亲事就定了.......应该就是这样的了吧?

    “没关系。”刚想到这里,前面就传来那少年的声音,夏承秀心道果然如此,抬眼看去,就看见燕贺突然满不在乎的一笑,顺手抽出腰间小刀,干脆利落的将两只纸鸢间纠缠的丝线一刀斩断。

    夏承秀目瞪口呆。

    震惊的不止她一人,夏芊芊愣了片刻才问:“你在做什么?”

    “这样就分开了。”燕贺将刀收好:“你放心,我这人心胸宽大,你故意弄坏我纸鸢这件事,我不会跟你计较的。”

    夏芊芊长这么大,从来都是被人捧着的,何曾有人这般对她说话,一时间,羞耻感涌上心头,带着哭腔

番外三:(燕秀)长相思(上)(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