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逍遥(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人来人往中,青衣广袖的男子似春日的一道盛景,令夜色都变得温柔了起来。

    禾晏怎么也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楚昭。

    他容色温雅,神情一如既往地柔和,比起多年前,愈发的清瘦,只是眉眼间,又似乎少了点什么,如敛了光华的珠子,沉默而安然。

    禾晏往他身边走了两步,站定后才问:“楚四公子……怎么会在这里?”

    当年太子伏罪后,四皇子登基,后来,就再也没听过楚昭的消息。听闻有人曾在城外见过他,猜测他是离开了朔京。昭康帝继位后,有意清理徐敬甫的旧部,楚家,自然也在打压的人家中。这些年,楚家也衰败的差不多了,楚临风连他的十九房小妾都遣散,靠着楚夫人的娘家过日子。至于楚昭,所有人都将他渐渐淡忘了。

    毕竟,徐相,那似乎已经是一个很久很久之前的名字了。

    京中英俊勇武的少年们一年一年的冒出来,大魏女子的春闺梦里人中,肖家两兄弟早已娶妻生子,这位如幽兰一般的楚四公子,也如野旷山谷里的一桩美梦,昙花一现后,就消失在时间的河流中。

    然而他此刻又出现了,让禾晏一瞬间,似乎回到多年前的那个济阳。

    楚昭笑了,他道:“我一直在济阳。”

    禾晏默然。

    如果是在济阳的话,天下人找不到他的下落,也就情有可原了。但又或许,天子并非真的是找不到,他在这里,反而更好。

    禾晏也说不出对楚昭是什么感觉。他虽是徐敬甫的学生,但当年,其实倒也没有真的伤害过自己。无非是立场不同罢了,禾晏知道楚昭是一个颇有心计,并不如他表面上表现的那般无害的人,但很多年过去了,爱和恨都渐渐淡薄,他们在这里再遇,算不上朋友,也称不了敌人,不过是……一个故人罢了。

    她注意到楚昭的身边,没有了那位美艳娇媚的婢子,心中已经料到了几分,顿了顿,才问:“楚四公子,如今在济阳做什么?”

    “我在这里,开了一家字画馆,尚且谋生。”楚昭微笑着回答,“阿禾呢?怎么会突然来济阳?”

    “王女殿下成婚,我和家人来观礼。”禾晏也没有隐瞒,穆小楼成亲是济阳城大事,济阳百姓都知道。

    “肖都督也来了吗?”他问。

    禾晏点头。

    楚昭笑着看向禾晏,面前的女子神情仍然爽朗,后来他见过许多人,许多女子,但这样坦荡蓬勃的神情,只在她一个人的脸上出现过。他的目光落在禾晏手中的那只糖老虎上,怔了怔,轻声问:“阿禾……有孩子了吗?”

    “有啊,”禾晏道:“有个女儿,如今快四岁了,叫肖遥。”

    “……肖遥?”

    “我取的名字,是不是很好听?”禾晏得意道:“我对她也没什么要求,只要她平安康健,逍遥恣意一生,也就满足了。”

    她于诗词歌赋上实在没什么天赋,唯有“肖遥”这个名字,取的大家都说好。

    “白云满地江湖阔,著我逍遥自在行,”楚昭看向她,笑道:“阿禾很会取名字。”

    “多谢。”禾晏笑问:“楚四公子,如今可有了心上人?”

    当年楚昭夜里将她骗出来,好一通肉麻至极的表白,惹得最后肖珏勃然大怒,她哄了好一阵子。如今时过境迁,许多事情也都早已释怀,他虽然是“楚四公子”,可其实现在,他应该仅仅只是“楚昭”了。

    楚四公子会因为利益和立场,对她似真似假的表白真心,真正的楚昭,心上人又会是谁?他这般聪明有才华,无论如何,都不会缺人喜欢。

    楚昭闻言,愣了一下,随即低下头笑了笑,“不是每个人都跟肖都督一般幸运。”

    禾晏正要说话,突然间,有人的声音传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

    她回头一看,就见肖珏从夜色中走来,脸色微冷,目光如刀。

    “肖都督,”楚昭亦是诧然,随即笑道:“好久不见了。”

    一边脂粉摊前的四姨娘吓得瑟瑟发抖,方才禾晏去买糖人,买完之后就遇着一位俊美公子,两人站在一侧说话。这本来也没什么,或许是遇到了旧识,只是四姨娘看着看着,就看出不对劲来了。肖二奶奶神情是坦坦荡荡,但那俊美公子的目光,竟像是对肖二奶奶有情。

    但又不是那种痴缠之情,怎么说呢,仿佛是曾深深爱过,又被抛弃的失落寂寥之情。

    四姨娘与二姨娘混的久了,自认也练出了一番好眼力。只恨眼下没有一盘瓜子儿,不然她能坐在这里磕几个时辰。情场失意的俊美公子,大抵是让人心生怜爱的,正当四姨娘心中胡思乱想着,这二人过去是有怎样的纠葛,肖二奶奶又是如何的负了这名青年才俊时,冷不防感觉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影子,抬眼一看,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肖都督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

    他就站在自己身侧,平静的看着远处的两人,眼睛微微眯起。

    四姨娘发誓,她看见了肖都督按在腰间佩剑上的手指微微发白。

    济阳城里争风吃醋的汉子们,许多会为了心爱的姑娘打上一架,这也没什么,可是……看着那位柔柔弱弱的青衣公子,怕不是会被肖都督打死。还有肖二奶奶……听闻中原人对女子妇道格外看重,红杏出墙的罪名,不知道肖二奶奶担不担得起。

    四姨娘有心想要提醒,却又畏惧身侧人的威压,终是往后缩了两步。但见前面肖二奶奶不知说了什么,青衣公子的神情更失落了。

    紧接着,肖都督走了上去——

    禾晏见到肖珏出现的刹那,心里就道了一声糟糕,这人不知为何,每次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总是格外凑巧。当年就对楚昭耿耿于怀,时隔多年,看他眼下这脸色,只怕也不会大度到哪里去。

    “我在这里买糖人,凑巧遇见了楚四公子,就说了两句话。”禾晏委婉的解释:“才说了两句,你就来了。”

    肖珏只看了一眼楚昭,目光落在禾晏身上,道:“走吧。”

    两个字,每个字都是凉飕飕的。

    禾晏就对楚昭道别:“那么,楚四公子,我们先行一步了。”

    楚昭笑着点头,目送着禾晏二人远去,直到人群中再也看不到那两个人的身影,他才收回目光。

    济阳的水仍然是清凌凌的,他以为过了这么多年,对于故人,早已心如止水,但原来看见她的一瞬间,才知道从未放下过。

    不过,也就只能如此了。

    卖糖人的小贩前挤满了热闹的人群,青衣公子走了进去,垂眸轻声道:“小哥,我要一只花篮。”

    ……

    肖珏走的很快。

    禾晏跟在他后面,一个头两个大,嘴里叫着:“等等,肖珏,四姨娘还在后面……”

    “她已经回去了。”

    禾晏:“?”

    四姨娘竟然如此不够义气,就这么把一个炮仗丢到自己面前,这哄人的事,还要她自己来。

    禾晏三两步追上肖珏,也不管他乐不乐意,是什么神情,一把挽住他的胳膊,“肖珏……”

    “怎么,不跟你的楚四公子继续叙旧?”他语带嘲讽。

    “没有叙旧,就只是打了个招呼。”禾晏心想,肖珏上辈子和楚昭怕不是有什么孽缘,一遇到楚昭就格外激动,人生在世大抵有三防,防火防盗防楚昭。

    “我就算再有能耐,也不能未卜先知啊。”禾晏看着他,“我也没料到他现在会在济阳城。你说,这事皇上知道吗?”

    肖珏嗤道:“早就知道了。”

    虽然已经隐隐猜到一点,不过由肖珏说出来,禾晏还是有些唏嘘,楚昭既然进了济阳城,想来日后,也不可能再出去了。他的后半生,就如同被囚禁在此一般,只是……对于他来说,未必不是一个好结局。

    瞥见她脸色,肖珏冷笑一声:“你对他倒是诸多担忧。”

    又来了,禾晏无奈,只道:“大哥,都多少年了,你怎么还耿耿于怀。我可是时时刻刻都念着你,你看,”她顺势将手中的糖老虎往他嘴边凑,“我这可是花了大价钱给你买的糖人,送给你啊,算作赔礼——”

    肖珏将她的手拂开,被她面不改色说瞎话的功夫气笑了,道:“你现在连骗人都不肯用心了吗?”

    “谁骗你了,要不要我站在屋顶上叫一声,我,禾晏,最喜欢肖都督,我们一起看过图——”

    “禾晏——”

    禾晏笑嘻嘻道:“你明明心里都知道……”

    肖珏看了她半晌,终于败下阵来,罢了,反正她总有一万种办法另辟蹊径来哄人,尽管有时候哄的也并不是很有诚意。

    他警告道:“这次就算了,禾晏,你要是再和他私自见面……”

    禾晏就想,说得好像她会经常来济阳似的,此次一过,下次来这里,不知又是何时了。

    “不过,”肖珏扫了一眼她手中的糖人:“我不接受这个赔礼。”

    “那你想怎么赔礼?”

    他扬眉,一言不发,直勾勾盯着她。

    禾晏:“……”

    她咬牙道:“肖珏,你就是贪图我的美色,觊觎我的身子!”

    肖珏“嗯”了一声,回答的从善如流,“不错。”

    禾晏无话可说。

    ……

    这一夜,又是稀里糊涂的一夜。

    第二日一早,肖遥醒了,那只糖老虎在夜里早就化成了一摊糖水,禾晏拿着光秃秃的竹签,在肖遥面前认真的道:“老——虎——看到了吗?这是老虎——”

    肖遥一脸懵然的看着她。

    肖珏从外面走进来,见她又在调戏肖遥,无言片刻,走过来将肖遥抱起,道:“吃饭了。”

    崔家的早饭一如既往地很丰盛,待吃过早饭后,崔越之就要去王殿里帮忙,济阳城的风俗和中原不同,大婚的正礼都在晚上。

    肖珏一边照顾小的,还不忘将禾晏爱吃的菜推到他面前,路过的四姨娘见状,呆愣了片刻。待用过饭后,偷偷的将禾晏拉到一边,踌躇半晌,才小声问:“肖二奶奶,你的驭夫之术,可否也给妾身传授一二?”

    禾晏险些怀疑自己听错了,她问:“你说什么术?”

    “驭夫之术啊!”四姨娘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昨夜不是妾身

番外一 逍遥(下)(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