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悟空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啊,我是斗战胜佛,但我更喜欢齐天大圣这个称呼,那个时候,我还是一只无忧愁敢爱敢恨的猴子,现在呢,遁入空门,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成正果,成为你眼中的高僧……呵呵,也不错。”猴子笑的时候带着哭腔,回头看着刘醒言等人,大声说道:“一路上有你们陪伴,但是我还是感觉自己是最孤独的。我在这天地中显得不伦不类,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这不是属于我的世界。我曾经有师傅,有朋友,也有对手。现在呢?每天陪着你们走,走到哪算哪,我都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些事情有什么意义。”

    

    听了猴子的话,唐玄松突然莫名的心痛,他不知道这是为何,却是忍不住去抚摸猴子那毛茸茸的头,并温柔的说道:“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

    

    听了唐玄松这话,猴子突然像走失的孩子渴望找到家人一样哭泣,他盯着唐玄松的面孔,大喊道:“你是师傅,你就是师傅,你为什么假装忘记我,你们为什么都忘了我?”

    

    猴子冲着几人大喊,疯疯癫癫。

    

    那僧人看着猴子疯癫的模样,似乎突然明悟了什么,而朗声道:“我等苦行僧人,踏遍人间,参悟生死,领悟佛性。今天见了高僧,却是突然明悟,佛是心念,心中无佛,万般皆在,心中有佛,万念俱灭,这便是真正的遁入空门吧?”

    

    听了僧人的话,小十一一脸诧异的说道:“你这和尚竟然这般污蔑佛,也不怕得罪了佛祖。”

    

    猴子却摇了摇头,说道:“菩萨、妖精,总是一念;若论本来,皆属无有。所以这个和尚说的没错,你说得也没错。”

    

    “禅心朗照千江月,真性清涵万里天。在这天地间,俺老孙真心诚服的只有两个人,他们都是我的师傅。除了他们,即便是菩萨和佛祖,我也只是礼敬而已。”

    

    见猴子这般诉说,僧人好奇问道:“高僧的两位尊师一定也是超凡脱俗之高人?”

    

    提起师傅,猴子神情肃穆,仿佛尊师就在面前,恭敬地说道:“我的两位师傅,一位须菩提,一位玄奘,一人传我道法,一人传我佛心。”

    

    如孙悟空所料,没人知道须菩提祖师和玄奘的名字。

    

    后来僧人也没有过多询问,与猴子交谈几句,便离开了寺院。

    

    夜晚,小十一独自睡在一间禅房中,刘醒言与夜流沙成为了酒友,二人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喝得烂醉。

    

    唐玄松盘坐在大殿中,凝视着壁画上的女子,宛如丢了魂魄。

    

    猴子独自站在寺院外,夜空之下,荒郊野岭,冷风透骨。

    

    月溅星河,长路漫漫,风烟残尽,独影阑珊。

    

    悟空又在回忆往昔,在这里苦苦的寻找着往日的踪迹。

    

    “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顽冥须悟空。”

    

    突然,一道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令猴子四处寻望,惊呼道:

第十八章 悟空(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