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聚首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地悠悠,知我者孰?苍苍古今,解我者孰?”这长相鲁莽的汉子,眼神却是如此的忧愁。

    

    “流沙,师傅叫我们去练蛊了,快回来!”远处,那女子穿着一身圣洁的白衣,却是一头银白色的长发,随风飘舞,宛如画中仙。

    

    她凝视着站在树下沉思的夜流沙,呼唤了一声。

    

    听到女子的呼唤,夜流沙转过了身,看到在山脚下驻足凝望的白发女子,不由得咧嘴傻笑,应了一声“嗯”,迈着大步跑了过去。

    

    “白龙师姐,师傅又要让我们练什么蛊啊,我不想练蛊了,我不喜欢那些虫子。”夜流沙跑到女子的身边,撇着嘴说道。

    

    这夜流沙只是长相老成,其实还不到二十岁。

    

    白龙也只比夜流沙大一岁,二人都是孤儿,从小便被老蛊懂收养。

    

    姐弟二人从小便跟着老蛊懂修炼蛊术,但是这老少三人只修蛊术,却从未使用过蛊术。白龙和夜流沙都曾问过老蛊懂,为何只修炼而不运用?

    

    “无蛊不惑,修蛊只为治蛊,万不可用蛊害人。”

    

    这是老蛊懂告诉师姐弟的话,这句话二人也一直谨记在心。

    

    老蛊懂一直隐居山林,也不让白龙和夜流沙入世。

    

    “师姐,前几日我听到一个樵夫说了一句话。”夜流沙跟着白龙向着那建在山上的茅庐走去,只见茅庐周围烟气滚滚,黑雾缭绕,这正是师徒三人常年练蛊的缘故。

    

    为了防止蛊虫扩散流入山中,老蛊懂特意在茅庐四周中了一种可以克制蛊虫的草。

    

    “樵夫说了什么?”白龙好奇的问道。

    

    夜流沙说道:“他说天地悠悠,知我者孰?苍苍古今,解我者孰?”

    

    “看来你也厌倦了山上无聊的生活,要不等晚上师傅熟睡的时候咱们偷偷去山外面的世界看看吧?”白龙向着山外眺望了一眼,满怀希冀的说道。

    

    夜流沙重重的点点头,兴奋的说道:“好啊,我早就厌倦山上的生活了!”

    

    “嘘,你小点声,别让师傅听见。”

    

    “嗯!”

    

    皓月当空,山脚下出现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正是偷偷离去的夜流沙与白龙。

    

    一位苍颜白发的老者挺着身子笔直的站在山上,凝望着离去的两个年轻人,他叹息着,转过身进入了茅庐。

    

    他就是老蛊懂,这次放纵两个孩子离去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因为这一夜相依为命的老少三人即是永别……

    

    昏黄的天空,黄沙飞舞。夜流沙迎风走来,站在猴子的面前,瞥了一眼躲在猴子身后的唐玄松,冷哼道:“老子平生最痛恨的就是懦夫,既然敢惹老子,就堂堂正正的站出来,躲在一只猴子的身后算什么!”

    

    “唐二公子,你好像被鄙视了。”猴子呵呵一笑,对着身后的唐玄松说道。

    

    唐玄松结结巴巴吭哧着想反驳又不敢,夜流沙见唐玄松这般模样竟是大怒,走到猴子身后一拳将唐玄松打翻在地,随即又要挥拳狂揍。

    

   &

第九章 聚首(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