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阿弥陀佛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没过几天,王贵就打探到了消息,一些北平新任文武官员的姓名、以及经历。

    

    天气越来越热了,朱高煦坐在书房里一边扇着扇子,一边看王贵写的东西。手里的纸扇上画着一只老虎,朱高煦也不知值钱不值钱,随手在书房里找出来的。

    

    他已经换了一件薄的灰色圆领袍,什么花样都没有。王爷也不会每天穿大红的团龙服,那些都是出门见人和办公穿的服饰。前世朱高煦最喜欢黑白灰三色,但他没找到黑色的衣服,相近的青色多是身份低贱的人穿,白色不适合,灰袍最好了。

    

    喝完了一整杯茶后,朱高煦把手里的文字看完了。

    

    其中最感兴趣的是北平都指挥使张信……这个人来得最早,先被朝廷调到北平做都指挥佥事,后来跟着燕王打过仗,因燕王替他表功,这才升任都指挥使。

    

    都指挥使司,是一个省最高军|事机构,掌握这个衙门的人非常重要。

    

    于是有关张信的内容,朱高煦又着重看了第二遍。

    

    就在这时,屋子里光线微微一暗,有人在门口挡了光线。朱高煦抬头看时,原来是王贵。

    

    王贵躬身道:“禀王爷,韦达有事求见。”

    

    “叫他进来。”朱高煦随口道。这时他想起了几天前侯教授说的话:韦达这几天肯定要来找王爷帮忙。如今看来,那侯教授似乎神机妙算。

    

    没一会儿,长着一张鞋拔子脸的韦达进来了,抱拳行军礼。

    

    “免了。”朱高煦放下手里的纸张,打量着他。

    

    鞋拔子脸在后世十分流行,窄又长,好多男明星都那个面相,而且韦达练武,练了一身精肉,在朱高煦眼里,他竟是个帅哥!不过在大明朝就不见得了。

    

    韦达脸上有点尴尬,一种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

    

    朱高煦不动声色道:“韦百户有什么事就说罢。”

    

    韦达欲言又止,终于开口道:“王爷,末将愚见……眼下北平有风雨之气,您乃燕王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子,得抽空多去燕王府走动才是。”

    

    朱高煦听罢有点意外,心道:难道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对,是那侯教授说的。敢情韦达前来不是为求私事,倒是忠心为公?

    

    “有道理。”朱高煦随口答了一声。

    

    就在这时,韦达又道:“末将有个已经去世的好友,他的儿子在校场比试没过关,托末将想想法子。原本那好友与末将就是刎颈之交,末将实在推脱不过……王爷见着燕王了,能不能说个情?对了,那个试百户叫李默。”

    

    “呵呵……”朱高煦不禁笑了一下。

    

    韦达紧张而疑惑地看着他。朱高煦道:“有机会再说,不一定能成。”

    

    韦达单膝跪倒,拜道:“谢王爷恩!”

    

    朱高煦挥手让韦达离开,心里一阵苦水:自己麾下的将领都是什么跟什么。

    

    他站起身踱了几步,忽然又觉

第二十章 阿弥陀佛(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