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池中月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朱高煦要见的人虽然是生母,但也不敢在院子里乱跑。毕竟在燕王的后院,这里可不止他的母妃一个妃子。

    

    马和走进月洞门,也没到处乱走,他伸着脖子四处张望,去不见有丫鬟奴婢。正在这时,马和脸上忽然一喜,招着手,捏着嗓子生怕太大声了,唤道:“池月真人,池月真人……”

    

    不一会儿,便有一个女子靠近了月洞门。

    

    朱高煦只看了一眼,顿时愣在那里。

    

    那女子应该是个道士,穿着浅灰长衣,衣侍没有一点鲜艳的颜色,手里拿着一把拂尘。哪怕在王府后院,她仍然戴着一顶窄帷帽,脸上挂着半透薄纱巾,纱巾里面还蒙着一层布遮掩口鼻。

    

    如果换一个人在府里戴帷帽,朱高煦肯定搞不懂有什么作用。但是这个女子的帷帽,至少有一个作用,那就是遮掩惊人的容貌!

    

    尽管穿着宽松的道袍,衣服朴素得没有一点颜色,容貌还被遮掩了大半,女子仍然非常美。清丽、冷艳,这种感觉迎面袭来。朱高煦终于相信一种说法了,真正的美女,就算裹一身破布也能裹出时装效果。

    

    惊鸿一瞥,朱高煦心里便产生了诸多情绪。还有一种可惜,为何?或许是因为这么一个女子,居然是出家的道士!

    

    燕王府哪来的这么个人物?

    

    朱高煦这才回过神来,在记忆中确实有印象。因为和这女子没见过几面,所以记忆并不深刻。

    

    池月道姑其实年纪不大,估摸和朱高煦差不多,不过传言她得过张三丰的传授,故被尊为真人。她的出身不算低,父亲是景清,洪武时的榜眼,也是朝廷官员;传言她九岁时遇到了张三丰指点,这才选择出家修道。

    

    大概两三年前,燕王才听到她的名声,如此神乎其神的人;而且她并不是什么来路不明的茅山道士,她爹可是洪武的榜眼!

    

    正好王妃徐氏身体不好,燕王就请景氏到府中为王妃祈福养身。不想王妃与景氏一见如故,非常喜爱,王妃竟认作义妹……

    

    如此算来,朱高煦竟然要叫这个年轻的女子为小姨?

    

    ……就在这时,女子的眼睛狠狠瞪了朱高煦一眼,朱高煦这才感觉自己蠢蠢地站在那里看别人,又不说话,实在有点失礼。

    

    那双眼睛被纱巾遮着,却也是顾盼生辉,十分有神,一个眼神便十分犀利。不过明亮有神的眼睛就算有嗔怪之色,也是别有风情,好似娇

    

    (本章未完,请翻页)

    

    嗔。

    

    初见时,朱高煦着实有点动荡浮躁,但这时很快又冷静下来。

    

    这娘们住在燕王府,与王妃姐妹相称,就算有人能不顾她出家身份、有什么想法,那个人也一定只有燕王朱棣!

    

    朱高煦此时去撩燕王的女人?好像只有脑子进了一大桶桶装水,才会那么作死。

    

    “我方才想起,池月真人是母妃身边的人,我去了京师几个月,差点忘了。”朱高煦用随意的口气道,“劳烦池月真人告诉我|娘,儿臣回来了,想去给她老人家问安。”

    

    “王妃在养病。”景氏开口道,没有一个多余的词。声音特别好听,让人想到细腻幽静的泉水、池中的明月。她微微一顿,又道,“跟贫道来。”

    

    居然不用通报?朱高煦也不管了,便跟着她走进月洞门。

    

    后面传来马和的声音:“奴婢便不去了,恭送高阳郡王。”

    

    徐王妃住的地方,重檐歇山顶建筑错落其间,有种不在北方地区的错觉,与北平城市井的景象全然不同。

    

    天气已比较热了,前面的景氏穿的道袍也薄,站着不动还好,一动起来,轻薄的料子就会时不时贴紧一些地方……就好像如果一个人蹲下,裤子就会变紧一样。

  &

第十六章 池中月(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