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连过两关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顺手劫持了驿丞的儿子,朱高煦轻易抢到一匹驿马,夺路北奔。

    

    从涿州到北平只有百余里路,不到中午,朱高煦就看见北平的城墙了。这一路快马、运气尚佳,没有再遇到追兵。

    

    北平,对现在的朱高煦来说,也是一座陌生的城池。

    

    后世的这座城市,当然大相径庭,那时连城墙也没有了;影视剧里常见的明朝北京城,也不一样。因为它既不是大都,也不是北京,而是北平。

    

    不过它确实是大城,以前毕竟是元大都,就连现在东西两面的城墙,也还大片沿用元朝的城墙。

    

    只有残存的记忆,与之对照。那些记忆就像图片,仅仅是无任何感觉的图片。

    

    朱高煦一身脏污狼藉,牵着马进丽正门,便见一队甲士迎上来了,走前面的汉子道:“末将等奉燕王令,在此恭候王爷多时了,请!”

    

    朱高煦看了他一眼,记忆里似乎有这个人,至少眼熟。

    

    燕王驻北平,号称实力强大,但连北平城也是不能控制的;因为北平有三司,都是朝廷任命的人,负责管理整个北平地区的军政刑。这队人马及时等在城门口,或许是为了接应诸王子,避免再生枝节。

    

    进城后,看到的大多是低矮的硬山顶房屋,此时北平城并没有皇城,元朝皇宫早已拆除……大明立国后,便拆了他们的皇宫“去王气”。路上行人不少,但也不算繁华。

    

    走在这地方上,朱高煦有种在元朝、明朝的时光轨迹中穿梭的怪异感觉。

    

    几个将士带着朱高煦,径直往燕王府而去。

    

    这时朱高煦竟然渐渐紧张起来!

    

    他预计,肯定是要先见父王……朱棣!朱棣此时已经十分有名,但在人们眼中的名,显然远远比不上朱高煦心里对他的定位。

    

    纵观几千年历史,皇帝王侯多如牛毛,大部分都让一般人记不住。但朱棣这个名字,后世的人很难不知道。

    

    不算远的一段路,朱高煦心里却是七上八下,感受十分复杂。

    

    父子感情,现在是没有的,记忆中的东西对他没有代入感。不过仍有一份真诚的感恩!从屌|丝出身中穿越过来,朱高煦比所有王子都深刻地懂得,有一个牛爹是多少重要。现在他能在大明朝拥有那么多东西,原因只有一个:他是朱棣的儿子!

    

    因为重视,此时此刻反而多了一分紧张。见面会不会被识穿什么,该如何表演?

    

    朱高煦整夜没睡,一脸疲惫,又心事重重有点走神,浑浑噩噩进了燕王府,只好强打起精神。

    

    进王府后,第一栋大建筑就是燕王府正殿。朱高煦走上石阶,迈进门槛时,见里面一站一坐有两个人。

    

    坐着的是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大汉,头上戴着乌纱帽,身上穿着红色的团领衣服,绣四爪龙图,这人正是朱高煦的便宜爹:朱棣!

    

    朱棣的三个儿子,胖、壮、瘦,长得各不相同,而朱棣自己则是人高马大、骨骼粗壮,难怪记忆里有朱棣说他朱高煦“

    

    (本章未完,请翻页)

    

    类己”的印象。

    

    朱高煦刚进门,本来坐着的朱棣就站起来了。

    

    旁边站着的人乍看十分怪异,竟然穿着袈裟,是个和尚。不用想,此人定是姚广孝!

    

    朱棣刚起身,姚广孝便微微侧目。

    

    朱高煦先二话不说,十分识时务地行大礼,跪拜道:“儿臣叩见父王。”

    

    燕王朱棣下盘沉稳,脚步却很急,大步走到朱高煦面前,两只大手掌结实地按在朱高煦的小臂上,猛地向上一提。

    

    燕王手上的力气,并不是轻飘飘的应付,透着浑厚的情绪。哪怕只此一个动作,也让朱高煦感觉深刻。

    

    朱高煦顺着这股力道,站了起来,抬头时二人距离已近,印入眼帘的是燕王炯炯有神的目光、厚实的嘴唇、粗糙的皮肤。从燕王的眼神里,朱高煦看到了疲惫忧郁,但此时此刻又透着短暂的喜悦。

    

    “好!好!好!”燕王的声音中气十足、十分有气势。嘴里一面说,手掌一面拍打着朱高煦的手臂,抓住仍然没放。

    

    朱高煦不敢多说话,但也不能不说话,当下便回应燕王:“儿臣让父王担忧了。”

    

    燕王从鼻子里“嗯”了一声,犀利有神的目光从头到尾打量了朱高煦一遍,光是那目光,朱高煦也感觉好像被扒光了一样,十分有穿透力。

    

    “看你这模样,路上定吃了不少苦头。”燕王露出一丝笑容,很快又收住,“高炽、高燧先回来,高炽说了,你

第十五章 连过两关(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