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夜奔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哎哟,哎呀……”“俺的腿,兄弟帮把手……”嘈杂的院子里,时不时一两句话听得格外清楚。这里简直就像刚刚发生过地震,有的人躺着,有的坐着抱头,有的在地上来回翻滚。

    

    不远处瞿良材已经站起来,他捱了两下,却并不重。但是他站在那里,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只是一脸羞愧涨|红。

    

    朱高煦看了他一眼,觉得此人倒是个正直的年轻人,刚才手下留情、放弃了一个彻底打倒瞿良材的机会,似乎并没做错。

    

    输得起、能认输,本身就是一种知廉耻。

    

    连瞿良材也不上,剩下的那些人更不上来。剩下的大多是衙役,他们拿着漆棍面对朱高煦,姿势摆得很好,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就是迟迟不动手。

    

    “走!”朱高煦向门里唤了一声。

    

    躲在门里的四个男女赶紧走了出来,肥胖的世子微微转头,看了一眼被短剑捅|死的尸体。杜千蕊低垂着目光,偶尔抬头看朱高煦一眼,眼里除了恐惧敬畏,还有崇拜的意味。

    

    朱高煦一人当先,带着几个人快步走出院门。

    

    一出来,便见夜色中点缀着火把的亮光,听见附近的狗吠此起彼落。就近处,三骑并排站在那边,马上的骑士手提漆棍和火把,注视着门口。

    

    三骑毫无进攻之意,立在那里不动。朱高煦瞅了一眼,便大步飞奔而上,那些马匹忽然受了惊扰,蹄子动摇,向后退了几步。

    

    “娘|的!”靠右的骑士脱口骂一声,身体已被朱高煦拽下来,手里的火把和漆棍在空中胡乱挥了两下,人便摔了个四仰八叉。

    

    中间的骑士终于忍不住了,在马镫上站起来,瞅准位置,从马上猛地向朱高煦扑下。朱高煦闪开一步,那人没扑中,人刚刚趴地,便“砰”地挨了一脚,大叫一声,身体在地上翻滚出去。

    

    “斥!”剩下的一个人踢马冲来,总算主动进攻了,不过这边只剩下了一骑。那骑士似乎是用惯了枪的,不过眼下只有漆棍,俯身便借着马势,端着棍子冲来。漆棍不如长枪,距离又太近、马速完全没能起来,刺出速度实在太慢。

    

    朱高

    

    (本章未完,请翻页)

    

    煦伸手便抓住了棍子,棍子沾上他的手,就像镶住了一般。朱高煦先往后一拉,然后猛地一送,马上的骑士向外侧摔了下去。

    

    “上马!”朱高煦一面转头招呼同伴,一面拾起地上的松木火把。

    

    摔下马的两个骑士爬起来,一起又扑上来,还未近身,朱高煦便冲上去扫出一记鞭腿,出招极快,“啊!”中腿的人惨叫一声扑倒在地。朱高煦转身又一冲,“砰!”一击直拳打得另一个人后退两步、一屁股坐倒。

    

    “哒哒哒……”夜色中马蹄传来,火把的光在漆黑中移动。

    

    朱高煦抱起杜千蕊,放到一匹马上。又与高燧扶世子上马,王贵“扑通”趴在地上,用背作垫。忙乱之中,朱高煦与杜千蕊同乘,王贵与高燧同乘,世子一人独骑一马。这似乎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驾!驾……”朱高煦踢着马腹,抖动缰绳,带着其他人一起策马北走。

    

    奔出村子,众人的惊惧稍缓,世子的声音道:“幸得有二弟,不然俺等如何得脱?”

    

    高燧也道:“二哥当真威

第十三章 夜奔(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