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插翅难飞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徐辉祖走后,兵部尚书齐泰道:“魏国公之计实乃釜底抽薪,十分狠辣。只要将燕王诸王子幽禁,限制于方寸之地、内外断绝,他们纵是费尽心机,也是无计可施、插翅难飞!

    

    如此,圣上便尽握先机,一切皆在股掌之间。

    

    以前碍于没有说法,不能轻易就幽禁王子。今高阳郡王犯人命在先,其罪可大,以此为由,真是水到渠成,欲睡送枕。”

    

    齐泰言罢,又吸了一口气,微微有点纳闷的模样,“不过魏国公与燕王乃姻亲,却出此狠策,倒让臣十分意外。”

    

    就在这时,黄子澄不动声色道:“魏国公会不会使的苦肉计,借此试探?”

    

    齐泰疑惑地看着他:“此话怎讲?”

    

    黄子澄侃侃而谈:“当今局面,燕王定已有些猜忌,却不能确信。此时若依魏国公之策,动了燕王王子,岂不是打草惊蛇,坐实了朝廷对付燕王的意图?魏国公之妹,是燕王结发妻啊……”

    

    皇帝朱允炆听到这里,顿时点头发话,“有几分道理,不可不察。”

    

    齐泰立刻又道:“臣有异议。魏国公乃徐家长子,袭爵光耀门楣,全仗圣上之恩。此时若他不顾家族兴旺,与朝廷背道而驰,何苦来哉?”

    

    上位的朱允炆听罢沉吟不已。

    

    齐泰立刻看出了一些苗头。他心道,圣上纳谏如流,很能听从别人的建议;他与黄子澄都是力主削藩的大臣,虽然说话都管用,但相较之下黄子澄更得信任。

    

    当初齐泰和黄子澄都力主削藩,具体方略上,齐泰主张擒贼先擒王,突然拿实力最大的燕王开刀;而黄子澄则主张先剪羽翼,争取舆情,从实力稍小功劳不多的周、齐、湘、代等诸王开始。最后圣上还是采纳了黄子澄的主张。

    

    而齐泰对黄子澄这个人的看法,是此人私心稍多,善权术、重党羽。

    

    想罢,齐泰便改变口风,说道:“圣上金口玉言,下旨缉拿杜、王二人,既不可轻变。臣进言,再责高阳郡王违法,令其禁足,闭门思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

    

    黄子澄马上也道:“臣附议。”

    

    朱允炆稍作思量,便点头道:“便依尔等所请。”

    

    ……当天黄昏时分,世子府上却突然喧闹了起来,其间夹杂着甲兵的脚步声,那整齐有节奏的声音,让气氛更增紧张。

    

    朱高煦和高燧扶着走路不稳的世子,来到院门口,目视许多兵丁将门口堵得水泄不通、一片忙乱。世子喊道:“干甚么?”

    

    一个身穿华服的锦衣卫武将走过来,行了拜礼,抱拳道:“高阳郡王将朝廷命官当街打死,朝中弹劾者众。圣上下旨,高阳郡王等自今日起,闭门思过,不得出府邸,不得擅自与外人来往。”

    

    高燧恼怒地嚷嚷道:“咱们贵为宗室,不是囚犯!”

    

    锦衣卫武将道:“王子勿怪,末将也只是奉命行事。您若有话说,上书是可以的,由末将等送进宫里去。”

    

    “哼!”世子从鼻子里发出一个重音,以示不满,转过身便要走。

    

    朱高煦胸口发闷,不过他没有吭声……如今这状况,锦衣卫奉的圣命,任你喊破喉咙都没

第七章 插翅难飞(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