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另有高见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朱高煦引王贵进附近的书房,不及询问,王贵便急道:“奴婢一切都照王爷的吩咐,昨日买了马没牵回府,今早赶在开城门前,就去牵马赶往金川门。可到地儿一看,境况已是不对!城门口有人拿着画像,只查出去的人,不查进门的人……奴婢赶紧换城门,一连走了四门,都出不去!”

    

    “这么快?还没人说怎么处置那事儿,就查上了?”朱高煦有点意外。

    

    王贵一脸不知所措的惊惧。

    

    朱高煦皱眉沉吟片刻,道:“我在富乐院见的人,你还记得?”

    

    王贵忙鸡啄米地点头:“名叫王贞亮,他的父亲乃驸马爷王宁、母亲乃怀庆公主!”

    

    朱高煦“嗯”了一声,小声道:“王贞亮是我表兄,幼时的玩伴。旧时情谊还在,你们先去找他,让他权宜安顿。”

    

    王贵顿时一脸感激:“王爷为了奴婢,如此大费周章,叫奴婢……”

    

    朱高煦制止他道:“不必说那些,你鞍前马后在我身边,又没做错什么,我岂能坐视不顾?”他顿了顿,又冷笑道,“那事儿有点意外,但既然干了,就要干到底!我岂是轻易服软认输之人?”

    

    朱高煦说罢伸出手来,王贵立刻跑到桌案上,选了一枝用过的毛笔,在舌尖上舔几下,双手搁到朱高煦手里,然后又摆下纸。朱高煦三下五除二写了两行字,下笔处竟是十分讲究的行草,全不似武夫所写。

    

    “快走!”朱高煦催促道。

    

    王贵急忙小心收了信纸,深深一鞠躬,“奴婢告辞。”

    

    朱高煦随后也出了书房,在廊道上又遇见了三弟高燧。高燧急冲冲地喊道:“二哥如厕要那么久?宫里来人传旨了,二哥快来!”

    

    朱高煦转头望了一眼王贵离开的方向,脸色不太好,一言不发与高燧去往前院。

    

    及至院子里,一群人已然摆开了排场。大门洞开,有一队披甲执锐的甲兵,站在门厅那边,几个太监站在院子里,有些不耐烦地侧目等着朱高煦了。

    

    待朱高煦等过来,中间的太监便仰首走上前,尖声道:“圣上口谕,高阳郡王接旨!”

    

    朱高煦等四人与太监换了位置,让太监站在北面,然后几个人一起行跪礼。太监这才说道:“优伶杜氏挑拨离间,奴婢王贵有怂|恿之罪,即刻着有司拿执下狱!责高煦,令毋再犯……钦此!”

    

    “臣等接旨,谢恩!”世子等一起叩拜道。

    

    大伙儿有板有眼地做完,场面立刻就变了,太监弯着腰带着笑脸道:“魏国公也在哩。”徐辉祖道:“俺也是刚听说外甥干的荒唐事,气不打一处来,过来责问他!”

    

    这景象,就好像刚刚一本正经演完了一场戏、到了幕后就开始寒暄闲聊了一般。

    

    太监看着朱高煦道:“高阳郡王,皇爷要拿的那两个人哩?”

    

    朱高煦道:“不知跑哪去了,长兄见着了么?”

    

    世子一脸愕然,“王贵一向是服侍二弟的奴婢,为兄如何知道?”

    

    朱高煦沉住气,转头对太监道:“公公要不要搜查府上?”

    

    太监沉吟片刻,摆手道:“那倒不必了,有司自会捉拿要犯。不过,若是那二人回府,得烦劳诸位禀报官府。”

    

    就在这时,世子忽然跪伏在地,声音凝噎,泣不成声。

    

    “……”朱高煦顿时一愣。

    

    太监和朱高煦等忙一起上前扶住,太监道:“世子别怕,皇爷并没有要伤高阳郡王性命之意,便是拿不到罪犯,也不至于此。”

    

    世子这才艰难地顺势爬起来,一脸忧愁道,“请公公回禀圣上,俺二弟懊悔不已,绝无窝藏钦犯之心,俺们兄弟三人皆感怀圣上宽容仁厚。”

    

    太监立刻点头,答应道:“好的,好的。世子做兄长不易……哟!耽误时候了,奴婢不敢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久留,还得回禀,留步留步。”

    

    “送公公出门。”世子十分客气地拜道。

    

    徐辉祖道:“天已不早,俺也走了,高煦好自为之。”说罢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眼神,直视朱高煦脸上。

    

    “有大舅今日教诲,二弟一定不敢再松懈。”世子立刻帮着应答。

    

    ……这时,王贵带着杜千蕊已找到了王贞亮府上,递上朱高煦封好的书信。

    

    但他们并没有见到王贞亮。一个奴仆很快赶车出来,急匆匆地带他们离开了府邸。

    

    及近上元门,望得见幕府山了,他们在一个叫孝子巷的地方停下来。旧石板铺就的小街,两边主要是卖香烛纸钱、纸人灵房之类的铺子,隔一段路就有几个装满水的大瓦缸,以备救火之用。

    

    其间有个不起眼的院子,是作为存放棉纱的仓库,王贵等二人就被送到了在这里。院子里就一对老夫妇守着仓库。

    

    没过多久,朱高煦的“好友”王贞亮独自来了。

    

    正待在房里的王贵和杜千蕊忙站了起来,正要执礼,王贞亮便伸手往下做了个手势:“俗礼免了。”

    

    王贵仍弯着腰道:“拜见王佥事,奴婢家王爷没事罢?”

    

    这边杜千蕊听到称呼,心里顿时有些诧异……她见过这个人,在富乐院两次与“洪公子”朱高煦见面,自称“王公子”。现在又见到,才知这王公子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而是个官。她忍不住进一步猜测,朱高煦与王公子在富乐院见面,恐怕不单单是喝酒听曲作乐。

    

    “高阳郡王无妨。”王贞亮道,“不过你们俩,恐怕得躲上好一阵了。圣上震怒,金口玉言要拿你们问罪。”

    

    王贵脸色苍白道:“奴婢竟闯了如此大祸……”

    

    “高阳郡王心中有数的,这种事儿,很容易牵连身边的人。”王公子淡然道,“幸好高阳郡王有先见之明,又念你忠心,提前作了安排。”

    

   &

第六章 另有高见(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