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黄大人的烦恼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黄子澄回来后,靠坐在衙署里一张藤椅上,清癯的面孔下边长着一|撮山羊胡,他一边把玩着山羊胡,一边侧目向窗外。似乎在倾听树上的鸟叫,又好似在思量着什么。

    

    他的神态沉静,毕竟已是年近五旬的人。这么多年科场、官场熬下来,黄子澄达到了一般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但过程耗费了太多光阴。

    

    此时恍然转身,看待家里的美妾、山珍海味、绫罗绸缎,也没了多少滋味……不过,想到妻妾、儿女对自己的感恩敬重,想到亲朋好友的逢迎讨好,黄子澄沉着的脸上渐渐多了几分生机。

    

    之前在家里的光景,在黄子澄的脑海里浮现出来:夫人眼巴巴地仰视他,他就说了一句“老夫自有分寸”,夫人便露出了信任和欣然的表情。

    

    琐碎的画面在脑中一闪而过,黄子澄却不再淡定,反而露出些许犹豫之色,眉头也微微一皱。

    

    黄子澄甚至离开藤椅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就在这时,门口一个尖尖的声音道:“可找到黄大人了。皇爷在奉天门,刚瞧见黄大人上的奏章,便差遣奴婢过来找您。您快去皇爷那儿面圣罢!”

    

    黄子澄听罢道:“老夫这便觐见。”他说罢向官宦抱拳道,“有劳公公啦。”

    

    “哎哟,咱家可不敢,不敢。”宦官脸上露出了笑容。

    

    黄子澄不动声色问道,“圣上身边有哪些人?”

    

    宦官马上答道:“兵部齐尚书(齐泰)、驸马爷王都督(王宁)都在。”

    

    “没了?”黄子澄道。

    

    “没了。”宦官点点头。

    

    黄子澄从衙署出来,很快上了皇城御道。刚才的思绪被宦官打断,眼看就要面圣了,黄子澄可不能心里没个定数,这样就稀里糊涂地去见皇帝。

    

    只能趁走路的光景,尽快理清楚头绪!

    

    许家那个做教坊司大使的人死了,黄子澄根本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能不能在亲戚面前维护自己的颜面。

    

    燕王次子打死一个从九品官员,不可能偿命,更何况在这种削藩风头上,燕王正手握十万重兵!

    

    要从轻发落,进言皇帝责骂惩罚王子本人?黄子澄还有一个选择:王子犯法,拿身边人问罪。

    

    如果怪罪朱高煦本人,仅仅只能责罚,黄子澄在亲朋好友面前,会显得无力;罪在别人身上,则可以命抵命!相比之下,后者人头一滚十分解气,自然更好交待。

    

    ……春夏之交,白日渐渐变长。酉时快到了,太阳还没下城楼、市井依旧熙攘,不过城门会按时关闭。

    

    这时世子府的围观众也已散得差不多了。王贵回来禀报朱高煦,已照吩咐买好马匹。因为府上没有能骑的马,需要时,得现行购置。

    

    朱高煦正松散地靠坐在刚才那张太师椅上,听罢禀报,随口回应道:“我知道了。”

    

    王贵躬身一拜,侍立在旁。朱高煦又思量了一阵,说道:“这事儿千头万绪,牵扯不少。今日城门快关了,出城已来不及。你便收拾收

    

    (本章未完,请翻页)

    

    拾,明日一早先回北平。”

    

    王贵小心问道:“王爷会有麻烦?”

    

    “我自有计较。”朱高煦道。

    

    王贵见状,上前一步,好似想要告退,朱高煦又抬起手沉吟道:“杜千蕊……”

    

    “请王爷示下。”王贵忙道。

    

    不料朱高煦好一会儿没吭声。

    

    那富乐院的歌妓,是朱高煦去见好友时的幌子,刚认识不久的人。她说的一切,都只是一面之词。何况朱高煦对京师着实感到陌生,并不能完全确定那女子的底细。

    

    朱高煦并非不想帮她帮到底,只是人在不太熟悉的环境里,防备心总是要多几分。

    

    这时朱高煦抬起头,道:“你出去叫杜千蕊端盏茶水进来。”

    

    “是,奴婢告退。”王贵道。

    

    过了好一会儿,杜氏端着一杯沏好的茶走进来了,她一边悄悄地瞧朱高煦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地将茶杯放在几案上,生怕弄出了一点声音。

    

    朱高煦见状,便随意地开口道:“杜姑娘便是知道了我的身份,也不消这样的。”

    

    不料杜千蕊很快接过话,声音轻又利索,“奴家可是敬重王爷的品行哩。”

    

    朱高煦脸上带着些许微笑,不置可否地看着她。

  &

第四章 黄大人的烦恼(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