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岂能算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刚不久前穿越到明朝,发现自己变成了朱棣的次子朱高煦,一开始他是拒绝相信的。不过最后也只能相信,毕竟随着时间推移,没有别的解释。

    

    前世他不过是个小民,一向为人低调、谨小慎微。

    

    他爹拿出一辈子积蓄为他买了套房子,不料那楼盘竟然烂尾,更玄幻的是一房多售,房子被开发商接连卖过三次!老爹气急攻心病故。

    

    之后他机缘巧合沾上赌博……后来就玩完了,发现自己变成了朱高煦。

    

    前世的巨大打击,给他留下了心结,所以在许大使的事儿上,难免情绪太冲动了。

    

    ……外面上演的苦情戏尚未结束,哭声和喧闹隔墙仍闻。

    

    府里也不消停,正在喋喋不休的大胖子,是朱高煦的大哥、燕王的世子朱高炽。

    

    “大舅前几天才说你成天游手好闲、惹是生非,那天你不在屋里,倒是为兄来挨骂。二弟可知道,俺替你说了多少好话啊!好,现在又闹出这一出……”世子唉声叹气,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世子口中的大舅,便是开国大将徐达的长子徐辉祖,也就是三兄弟的亲妈的大哥。

    

    因为世子实在太胖,不是一般的胖,足弓的问题也很大,所以现在是坐着的,他的身体没动弹,嘴却是一直在动。旁边还站着个十五六岁有点文弱的少年,是三弟朱高燧。

    

    三个兄弟是一个爹妈所生,长得却各不相同,特别是身材。

    

    世子继续苦口婆心地说道:“京师不比北平,二弟一定得收敛啊!俺们进京为悼念皇祖爷爷,二弟这般行事,岂不授人话柄……”

    

    高燧却劝道:“大哥也不能太责怪二哥,刚才二哥所言,那教坊司许大使本来就该死。”高燧越说越愤慨,“打死便打死了,正好替咱们朱家的百姓除了个祸害!便是弟弟在场,也会如二哥一般干,难不成圣上会为了个小官,就拿自家兄弟动手?”

    

    世子瞪了高燧一眼,又看了两眼门窗,沉声道:“几个皇叔已被削藩,眼下风声多紧!俺们兄弟三人身在京师,尔等还不明白处境么?二弟倒好,为了个贱籍歌|妓,便将朝廷命官打死!你心里想些啥,啊?”

    

    闯祸的朱高煦半天没吭声,光是在听兄弟说。他低头神情怪异地打量自己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拳头,似乎难以置信,总算开口道:“大哥息怒,当时我确实只想教训他一顿,赤手空拳,也没想把人打死,哪晓得那许大使如此不经打……”

    

    高燧笑道:“二哥自个的力气斤两,怎会不知?能拿脑袋硬吃二哥一拳的人,怕是不多!”

    

    朱高煦又低声道:“事儿不出是出了……咱们就这么留在南京,似乎成了人质,而处境到了何等地步,这回不趁早瞧清楚了?”

    

    世子愣了一下,“如何瞧?”

    

    朱高煦不答。

    

    世子若有所思,接着又摇头:“为兄知道你啥意思,可你干的事,哪有如此轻巧,小心行得万年船呐。”

    

    朱高煦侧目听外面隐隐传来的喧闹,道,“大哥凡事求稳,那我出去一趟,再做件小事。”

    

    “你又要作甚?”世子皱眉瞪他,“稍安勿躁!事到如今,乱动不如不动。”

    

    朱高煦道:“大哥安心,死者本身就有问题,内情捅出去得越多、水越浑。若那黄子澄想借题发挥,题却变得更复杂了。”

    

    世子沉吟片刻,沉吟道:“似乎有点道理。”

    

第三章 岂能算了(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