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想再听弹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洪公子,出人命了?”驴车里的杜千蕊探出头来,看着坐在墙边一动不动的许大使。她的脸色发白,目光又十分复杂,忧惧的表情,让面部也有点扭曲。

    

    洪公子见人已经死掉,也愣在了那里,伸手看自己的拳头面有诧异。

    

    赶车的魁梧汉子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道:“奴婢劝诫不及、保护不周,罪该万死……”

    

    洪公子道:“王贵,你别怕。”

    

    三人丢下许大使,复乘驴车长扬而去。

    

    他们沿秦淮河西岸南下,至皇城以南,但未过秦淮河,在一座院落前停下。宅邸并不算大,门外却有一队甲兵守卫!

    

    看门的人识得洪公子,忙打开角门,躬身让于门旁。进得大门,里面是一排倒罩房,洪公子并不再往里走,就近走进一间倒罩房内,在一张竹榻上坐下来。

    

    王贵和杜千蕊都站在旁边,见洪公子的手指摩挲着下巴一言不发,他们都不敢吭声。毕竟出了人命,事情似乎并不会那么简单了。

    

    良久,洪公子开口道:“看样子,这事儿还不能如此了结。”

    

    “是,那是。”王贵忙附和道。

    

    就在这时,院门外一阵吵闹哭喊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王贵脱口道:“真快,怕是苦主找上门啦!”

    

    洪公子也站起身来踱几步,随口道,“那许大使带了一帮人,打架不行,总能尾随充作耳目。”

    

    (本章未完,请翻页)

    

    王贵抱拳道:“奴婢去门边瞧瞧,回来禀报。”

    

    院门口,看门的门子正将角门开了一个缝,悄悄往外探视。王贵也赶紧凑过去看。

    

    只见门外已经堵了一群人,一具用白布盖着的尸体放在门前!两个妇人跪伏在尸体旁,正在奥啕大哭!旁边又有孩童,被吓得也仰头直哭,场面十分凄惨混乱。

    

    那尸体不用说,当然是被洪公子一拳打死的许大使!周围那群人,多半就是许大使的家眷和奴仆了。

    

    而这场面对路人显然十分稀奇好看,路过的行人纷纷驻足围观,人群便越聚越多。

    

    ……闹了许久,便见街头有一队甲兵开路,后面一个红袍官员骑着马,带着属下、衙役等一干人,向这边过来了。

    

    红袍官旁边还跟着个老妇,一边拿手绢抹着眼泪,一边哽咽道:“周大人,您可一定要为咱们家做主啊!”

    

    官员大义凛然,正色道:“此等恶劣之事,发生在天子脚下,本官决不轻饶!老夫人放心,人命关天,本官定会为你做主,严惩凶犯,不负黄大人嘱咐。”

    

    老妇听罢点头道:“原来信儿带到了的。”

    

    官员似乎没有听见刚才那句话,只顾愤愤道:“简直是胆大包天,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打死朝廷命官。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这时有个布衣随从禀报道:“禀堂尊,到地方了,就是这里!”

    

    “好!”官员将马鞭丢到随从手里,待人稳住马头,他便从马背上翻身下来,昂首挺胸,双手整了整乌纱帽,“哼”地冷着脸,向那门口望去。

    

    “咦?”官员一眼便看到了在门口已经站成一排的甲兵,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关键是,那些甲兵手里的兵器,对着外面的!

    

    红袍官儿问左右道:“门口的兵,谁派的?”

    

    有穿青袍的随从抱拳道:“回堂尊,咱们衙门之前没派过人。”

    

    “叫人去问!”红袍官儿走到门前,下令道。

    

    就在这时,宅邸的大门开了!一个年轻壮汉走了出来,红袍官儿抬头细看了一番。一会儿便有随从俯首过来,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红袍官儿的脸顿时变得十分难看!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后,走上前,竟然抱拳弯腰,道:“下官拜见高阳郡王……”

    

    “你们啥事?”年轻汉子问道。

    

    “没事……没事……”红袍官儿答,又抱拳道,“下官叨扰了,告辞!”

    

    身边的老妇顿时愣在那里,微风吹得她的头发有点凌乱,失态拽住官儿,“周大人,怎么突然变了?”

    

    红袍官儿不答,先离开门口,转头怒视随从道,“怎么办的差事,出了这等纰漏!”

    

    老妇急忙跟了上来,官儿低声道:“夫人见谅,皇帝家里的人,怎轮得上本官来管?”

    

    原来犯人命的年轻人,竟是燕王朱棣的次子、高阳郡王朱高煦!刚到的官儿似乎马上意识到,他趟了一坑淤泥,不立刻先抽身再说,更待何时?

    

    (本章完)

第二章 想再听弹奏(第2/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