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想再听弹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人上得一辆毡篷驴车,在前边赶驴车的,便是那跟着洪公子的魁梧汉子。

    

    刚上得车来,赶车汉子便开口道:“洪公子,有人盯着咱们哩。”

    

    “不必理他。”洪公子道。

    

    一问一答罢后,便沉默下来。空气中仿若只剩车轱辘“叽咕叽咕”的木头摩|擦声。

    

    不知过了多久,杜千蕊轻声问道:“奴家优伶贱籍之人,洪公子何苦为我出头,惹些烦恼?”

    

    洪公子干笑道:“我若坐视不管,让杜姑娘伤了手指,以后还怎么听你弹琵琶?”

    

    杜千蕊愕然,转而脸上微微泛出一丝红晕。

    

    洪公子又顺着话问道:“那教坊司的官,怎么与杜姑娘过意不去,竟用如此阴狠毒刑?”

    

    杜千蕊犹豫片刻,说道:“奴家进富乐院,便是拜他所赐。

    

    当年我家那边税赋尤重,青黄不支时,父兄找当地大户许家,借了些钱。不料他们趁机占我家良田,压低价格强行买卖。

    

    家兄找他理论,竟被打死!当地知县素与之交好,竟罗列假证,判家兄私通江洋匪盗、罪有应得,又将男丁流放,女子送教坊司!”

    

    洪公子听得,脸上笑容全无,不动声色提醒她道:“话不能乱说,所言当真?”

    

    杜千蕊道:“本来不愿再提,骗公子作甚?奴家几经辗转,不久前才进富乐院,不想又遇到了那姓许的做教坊司大使。

    

    教坊司官员要来坐班收钱,闲来无事便对姑娘们动手动脚。奴家在教坊司学艺,被安置到富乐院时日不长,本来就不是娼,不管接客;况且那许大使害我家破人亡,奴家自然不允。他恼羞成怒,便找多般借口,叫奴家好受……”

    

    正在这时,驴车忽然急停!

    

    赶车人道:“公子,路堵了。”

    

    洪公子看了一眼杜千蕊:“在车上坐着别动。”

    

    他与赶车汉子跳下车来,便见前面至少几十号人,手持棍棒迎面而来。洪公子回头看时,巷子深处,后面也隐隐有人。

    

    此地正在一条长巷之中,两边是砖墙土墙,一堵巷口,便是无路可去!

    

    “嘎吱!”一道对着巷子的门被急急忙忙地关上了。汹汹人群中,那许大使的声音喊道:“抓住那竖子,往死里打!替他亲爹,教他谦逊做人!”

    

    洪公子听罢,更是怒火中烧!

    

    当是时,已无道理可讲、更无废话对骂,一群汉子手持棍棒,立刻汹涌而上,争先恐后奔跑起来。

    

    这边赶车汉子立刻跳到前面,以身体挡在洪公子面前。不料洪公子不退反进,怒吼一声,猛地冲了上去!他赤手空拳,但冲刺速度非常之快,迅猛气势叫前面的暴|徒也有些惊骇。

    

    “砰!”洪公子借着速度,身体侧倾,肩膀撞到了一个汉子胸口,那汉子立刻大叫一声,连退带飞撞到几个人怀里。

    

    众人有的还没反应过来,有的已经挥起棍棒,瞅着来势想下手……毕竟双拳难敌众手,只要冲进了人堆,饶是个猛汉

    

 

第二章 想再听弹奏(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