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再赌一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上次在河洛古道大破鬼见愁到现在,已过了快半个月的时间。

    接受华老的考验之后,陈泽最担心的不是能不能完成任务,反而是这么长的时间里,鬼见愁还在不在多曼峡谷的问题。

    此时听陈明一说,心下也是微松了口气。

    “很好,今日你是些休息,明日一早,先我们一个时辰出发,务必摸清峡谷里的情况!”

    微微沉吟之后,陈泽向斥候陈明吩咐道。

    陈明自无异议,倒是正好从旁经过的孟羊听了,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语带不屑道:“一群马匪而已,有必要郑重其事么?”

    陈泽看他,笑道:“那依你看?”

    “依我看?”

    孟羊自豪道:“不是老子吹牛,就咱们这些兄弟,正是鬼见愁那些轻骑兵的克星,只消战阵一摆,他就是再多十倍的兵力也冲不破咱们的盾枪阵!”

    在所有兵种中,骑兵的机动性最高,突击力量也是极强,在两军对垒时,一般用作冲击敌方阵型之用,就像一柄锋利的尖刀,将敌方阵营撕扯得鲜血横流。

    但长枪兵却是骑兵的克星。

    长达三米的枪身往前一摆,连人带马都能给你捅个透明窟窿,更别说还有专勾马腿的钩镰枪等特殊枪械。

    刀盾手的重盾也是防御力惊人,只消顶住第一波冲锋,待对方没了速度优势,后面的便任由长枪兵收割。

    陈泽就是考虑到鬼见愁的兵种问题,才在挑选兵士时,刻意选了长枪兵以及与之配合防御的刀盾手。

    “然后呢?”

    对于孟羊的自豪,陈泽不置可否,淡淡继问道。

    “然后?”

    孟羊撇嘴道:“照我说,兵贵神速,咱们不妨来个连夜突袭,趁敌不备直捣黄龙,随后事了拂衣去,岂不快哉!”

    “嗯,不错。”

    陈泽点头,又问道:“可有把握全灭敌人?”

    “全灭?”

    孟羊愣了愣,确认道:“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

    陈泽作了个斩首的姿势,目光冷厉。

    华老交给他的任务就是全灭鬼见愁,自然是一个都不能少了。

    “这不可能!”

    孟羊断然道。

    “此话怎讲?”

    陈泽问道。

    “你自己看看咱们才多少人!”

    孟羊抬手一指正坐地休息的同袍,“才十几个人而已,对方人数是咱们的数倍不说,还全是机动力极强的轻骑兵,一旦他们跑起来,咱们两条腿追四条腿?”

    摆出盾枪阵,他有信心鬼见愁的人来一个死一个,可对方又不是傻子,打不过不会跑么?

    “可我的任务就是全灭鬼见愁,一个不留。”

    陈泽淡笑着看他。

    “那你的任务失败了,恭喜你。”

    孟羊耸耸肩,颇为幸灾乐祸道:“不是兄弟们不尽力,而是你自己判断失误。”

    “所以咱们来个添头怎么样?”

    陈泽冲他眨巴下眼,面上笑容不变。

    “你又要赌?”

    孟羊一听,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般跳了起来,前次的打赌还历历在目,被孟羊引以为平生耻事。

    “不敢的话,就算了。”

    陈泽也学着他的样子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老子不敢?”

  &

第十七章 再赌一局(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