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北 野 豪 强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熊抱族族长熊悍,是跟大浪族的首领浪厚天一起,被族人们抬回来的。

    刚抬回来的时候,他们浑身焦黑,头发被烧成了卷毛,衣物满是黑灰,却依然手持各自的兵刃、掰都掰不开。

    活像是两个掏完炉灰归来的战神。

    吴妄带着一群祭祀和老将军冲上来迎接,张口呼喊:“父……”

    “哈哈哈!爹你咋的了,被烤了啊!哈哈哈!”

    一旁突然有个身形壮硕、披着雪白斗篷的少年蹦了出来,抱着胳膊站在大浪族首领身旁,仰头一阵大笑。

    “你总是说我憨,你才是真的憨!那么大的家伙肯定不能打背,你敲它脑袋啊!”

    话还没说完,木架上那两个焦黑的人影齐齐哆嗦几下,各自坐了起来,发出两声低吼。

    他们身上的黑灰簌簌落下,露出其内无损的古铜皮肤,那澎湃的血气刚涌出就被他们收敛进体内,仿佛两头化作人形的万年凶兽。

    大浪族首领浪厚天瞪着壮硕少年,骂道:

    “喊什么喊!不怕被人笑话!你爹被揍了你有面儿啊?”

    “也对,”这浓眉大眼阔额头的少年琢磨琢磨,扭头就要冲出人群,“我去给爹找场子!砍死那凶兽!”

    “可回来吧你!”

    浪厚天一把抓住少年脖子,直接扔向一旁白斗篷裹身的十多个壮汉。

    “看好他,别让他闹事!

    整天喊来喊去做事没头没脑,我浪厚天英明半世,怎么就生了个一根筋!”

    吴妄:大概率亲生。

    他快步向前,走到那正注视着老主祭灵堂的壮汉面前,开口喊了声:

    “父亲。”

    “嗯,”熊悍低声应着,目光落在灵堂,一时无法收回。

    看这位首领……

    遒劲的肌肉宛若老树树根,魁梧的身形宛若人力而起的凶熊;

    他散的头发颇为浓密,脸盘方正、浓眉星目,厚厚的嘴唇还铺着少许灰烬,因过于壮硕而显短的脖颈处,喉结在微微颤动。

    “你奶奶,最后说什么了吗?”

    吴妄扭头喊了声:“素轻!”

    林素轻硬着头皮站了出来,低声道:“老主祭前辈说少主很棒,天空很狭窄不够他飞,人域没有神挺好的。”

    熊悍站在那久久未动。

    一旁,体型与熊悍相差不多的浪厚天凑了过来,拍拍熊悍肩膀,安慰道:“婶走了以后还在笑,六百多岁也没遗憾了。”

    熊悍吸了口气,抬手把眼前的吴妄抱住,用力勒了勒。

    “别怕,爹在这。

    爹已经听他们说了,是你站出来掩护大家逃命,你才十三岁就要面对这些……霸儿,你要害怕,哭出来就好了。

    爹答应你,一定会给死去的族人报仇!”

    浪厚天赞叹道:“这孩子真的勇气可嘉,哭出来吧,不丢人。”

    周围那群祭祀和老人,此刻也满目慈爱地看着吴妄,等待着少主卸下此前的‘要强’,在这里嚎啕大哭一场。

    吴妄:……

    他总不可能嘤几声,那还要脸不要了?

    林素轻在旁小声道:“少主其实,并没有很害怕。”

    两个氏族首领同时扭头看了过来,那凶悍的气息弥漫开来,吓得林素轻蹬蹬蹬后退几步。

    高手,好强的体修高手!

    浪厚天啧啧称奇:“熊悍,这是你儿媳啊?不错嘛,勇于打破传统,在人域抢回来的?”

    “你谁啊?”熊悍纳闷地问。

    “她是!”

    吴妄趁机在老爹胳膊中挣了出来,长长地呼出口气,打了个手势示意林素轻上前。

    “爹,这是我偶然救下的人域修士,聘她做了我的家中教导,教我一些人域的诗词歌赋、吹拉弹唱。”

    林素轻拱手做了个人域修士道揖礼,落落大方地应了句:

    “见过熊首领!”

    比面对苍雪大人压力小多了。

    熊悍收回打量林素轻的目光,道:

    “记得平时多吃点肉,既然是我儿子的老师,怎么饿的这么瘦。

    这传到人域,让人域人族以为我们北野人族吃不饱、穿不暖,我们丢人丢大了。”

    林素轻只能尴尬赔笑。

    “人域来的老师?”

    一旁浪厚天啧啧称奇,扭头嚷嚷:“回头也去请几个,来教我儿子!”

    那十多个跟着来的壮汉齐声答应,刚才被扔过去的少年则略有些嫌弃。

    “这你比什么?你比得了吗?”

    熊悍哼了声,昂首道:“我儿现在已是大星祭,能直面赐福凶兽。”

    浪厚天抖了抖身上的兽皮衣袍:“我儿昨天刚砍翻了千年的闾麋,看见这袍子没,昨天刚做的,千年兽皮还能防火。”

    熊悍道:“我儿五岁就搞出了轻弩,族人打猎能保留力气。”

    浪厚天哼道:“我儿五岁就砍翻了孟极兽群,一个人杀了个七进七出。”

第十三章 北 野 豪 强(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