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的族长父亲》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孙儿乖,来奶奶抱抱。’

    这是,自己在逐渐恢复前世记忆、开始观察这个大荒时,第一次见到祖母的情形。

    吴妄只记得当时被祖母抱在怀里的时候,祖母那双颤巍巍的手……差点把他抖昏过去。

    祖母是很疼他的,又有一些‘老小孩’的童趣。

    她会像个孩子一样跟孙儿打闹,争夺一些小孩的玩具,故意逗哭孙儿,再讲一些爷爷【都不哭】的英勇风姿。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自己七岁那年,在湖边研究水车的构造,祖母的车架出现在自己身后,这位已快走不动路、身体因苍老而萎缩的祖母,特意从半丈高的车架上跳下来,把他一脚踹进湖里,又举着拐杖一溜烟的跑远。

    像风一样。

    还有五岁那次,自己偷了祖母的假牙,在上面涂抹了西野弄来的五味粉,祖母慈祥亲切地拄着拐杖,满王庭追了他半天。

    目睹这一幕时,父亲激动地流下了两行热泪,觉得祖母又焕发出了新的生机,能多活几十年。

    现在回想起这些,真的……

    吴妄眼圈有些泛红,用力抽了抽鼻子,帐内不少老人都抬手抹泪。

    “少主,人都喊过来了。”

    熊三将军在帐外喊了声,也不敢太大声;毕竟三将军的父母叔伯都在里面,容易被烦躁的他们打一顿。

    “素轻,”吴妄看向一旁林素轻,“我祖母喜欢热闹,北野的习俗也没有守灵这一说,你帮我做些人域的习俗吧。”

    林素轻郑重地问:“要全套的那种吗?”

    “尽你所能,就当,替我多陪陪她。”

    吴妄言罢又看了眼祖母的遗容,低头出了帐篷,朝火光密布的黑夜而去。

    刚走出两步,就听林素轻在帐内一阵指挥,点名要长桌、烛台、供果、黄纸、烧纸盆……

    扭头就见,林素轻先在储物法宝中拿出一把桃木剑放到角落,又拿了个蒲团铺在地上,面容肃穆,朗声道:

    “天高高不尽,地广人杰生!

    巾帼真豪杰,北野有英雄!

    亲人已乘黄鹤去,人去音存、楼不空!”

    这?

    这清风望月门名字这么雅,业务这么广?

    大帐内顿时传出了断断续续的恸哭声,吴妄心情也颇有些灰暗。

    前方,一名名身穿祭祀长袍的男女低头站着,他们面容灰暗,前几排的祭祀大多已白发苍苍。

    吴妄之前想了很多话。

    他想由‘氏族是生养大家的地方’开口,又想过从‘对星神的敬畏和族人的生命哪个更重要’入手。

    他其实很想问问这些祭祀。

    如果天降之兽是星神给的恩赐,那为什么在灾荒之年,在那些宛若炼狱般、族人饿死十有二三的荒年,没有从天而降的普通兽群?

    他一个原本立志混日子的少主,为什么花费了几年的时间设计,几年的时间找好说辞,几乎费尽心血建立了粮食储存的制度,给族人启蒙畜牧的概念?

    只是因为三岁那年看到了荒年的惨剧。

    但……

    看着眼前这些人。

    这些站在他面前,站在帐篷间隙,站在这片泥泞草地上的身影,吴妄突然沉默了。

    所有的话语涨到了嗓子尖,又系数咽了回去。

    他们还有什么道理不明白呢?

    年纪都比自己大,阅历都比自己广,对北野的了解也大多高过自己,归根结底,中午时只是丧失了一些勇气,没有兴起反抗的念头。

    吴妄略微低下头,两侧火把的光亮照耀着他的侧脸,却总有少许无法照亮的阴霾。

    “少主。”

    当代的大主祭向前半步,目中满是愧疚,“是我们……”

    “我祖母走了。”

    大主祭身体颤了下,这位已步入老年的女主祭低头轻叹;吴妄的祖母是她的老师,更是相处至今的挚友。

    不少祭祀眼眶发红,面容带着深深的愧疚。

    吴妄嗓音还算平静,低声说着:

    “族内今天总共有两千二百三十二人丧生,一千六百多人重伤,因为这里是王庭,死伤多是老人孩童。

    这还是因大部分人,在凶兽袭击的时候走出了王庭,不然死伤恐怕会无法计算。”

    附近营帐彻底安静了下来,偶尔能听到火把火焰的噼啪声。

    “我是大星祭。”

    吴妄微微抬头,嘴角露出几分自嘲的笑。

    “凶兽突然袭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大星祭有多无用,我甚至无法得到它的正视。”

    “少主请不要自责,这不是我们能够对抗的力量。”

第十二章 《我的族长父亲》(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