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天降之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少主,想法怎么就如此复杂?

    刚来这河边木屋修行的前几天,吴妄问的问题还算简单,都是修行基础,林素轻好歹也一手带大了几位师弟师妹,回答这些自不是问题。

    但随着吴妄问题逐渐深入,林素轻迅速招架不住。

    “林姑娘,若每个人体内五行有所偏倚,修行功法也因五行分属而有所不同。

    那为何不在修行之前,就确定自身更偏重五行哪一属,再辅以对应的筑基之法,岂不是会事半功倍?”

    “大宗门才有余力去做少主您说的这些,普通小宗门很难做到。”

    “看来人域也早已出现了阶级分化,多谢……林姑娘。”

    “少主您不用这么客气,喊我小哎就好。”

    吴妄淡定地一笑,却是没有再直接‘哎’、‘诶’的喊她。

    又比如:

    “林姑娘,这句【气用形,形尽而气不尽;火用薪,薪尽而火不尽】,你是怎么理解的?”

    “我这、呃。”

    “林姑娘,你看这张行气图,能看出哪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嘶——嗯——这个对于归元境修士而言,是不是过于复杂。”

    “素轻你说,若将祈星术中的部分术法,用符箓之道演绎出来,那岂不是可以发挥出不凡的威力?你会画符的吧?”

    “会一点,也不是太擅长。”

    “素轻,昨日你说的以气御物之法,似乎有很多不妥之处,很容易受到敌手干扰啊。”

    “素轻?”

    “素轻……”

    这一幅幅、一幕幕、一重重画面,像是一支支利箭,将林素轻穿了个透心凉!

    少主就是个修行怪物!

    用天赋异禀来形容他,都是对那些人域仙宗骄儿们的不敬!

    为此,每当夜深人静时,林素轻就开始拿出自己储物法宝内压箱底的门派藏书,将自己还是个孩子时听到的内容,重新温习两遍。

    她也是个老归元境修士了,还能被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难住不成?

    自己的藏书啃完,林素轻直接去附近市集上买各种修行有关的典籍,回来之后就废寝忘食的抱着啃。

    咱就争这一口气!

    在修仙这块自己的专业领域,怎么也不能被一个少年给难住!

    于是,半年后。

    “素轻啊。”

    木屋外突然出来一声熟悉的问候。

    穿着宽松粗布长裙、顶着硕大黑眼圈的林素轻一个激灵,面前那堆积如山的书简、羊皮卷、纸质书籍倒塌了小半。

    “啊!你不要过来啊!我不要跟你论道!

    道无名,法有终,一切无形需以有形为基,你说的都对!

    是我见识太浅!不该跟您抬杠!”

    吴妄略有些无奈地喊了句:“吃饭了。”

    “呃,吃饭呀。”

    林素轻如释重负,软绵绵地趴在桌子上,嘴角带着少许劫后余生的微笑。

    以前懵懵懂懂、稀里糊涂的日子,真好。

    ……

    当注意力专注于一件事上,岁月就会显得十分轻浮,快的有些过于浪荡。

    吃罢晚饭,已经可以辟谷的吴妄坐在自己的书桌后,打开一本林素轻在市集上换来的《青木雷法·三鲜道人注解》,细细品读。

    林素轻就坐在侧旁不远处,拿着一枚记事玉符小心翼翼写着什么。

    正式修仙半年,吴妄感慨良多。

    他发现修仙本身就是一件极其有意思的事,不断开发自身的潜力,不断去与自然交融,追求精神与天地的沟通,让渺小的生命敬仰天地的恒久,本身就十分浪漫。

    只是……

    吴妄略微有些郁闷地叹了口气。

    时刻不能忘记,修行的最主要目标,是解决自己的怪病,避免孤独终老的悲剧发生。

    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念念不忘,必有后响!

    修行并非一朝一夕可成,急于求成只会落了下乘,他这半年的进展已算是不错,也该有半天假期放松放松。

    “素轻啊,今天的修行就先到……”

    “少~主~”

    门外突然传来了熊三将军做贼般的呼喊声。

    “三将军进来就是。”

    木门被推开,熊三将军那魁梧的身子尽力蜷缩,左挪右擦,勉强蹭进了木门。

    这位负责守护王庭、保护少主安危的大将,如做贼般扭头朝外面看了几眼,小心地带上木门。

    “嘿嘿嘿,少主……”

    熊老三用自己最小音量呼喊着。

    “三将军这是怎么了?周遭百丈只有几名侍卫,放开声说话。”

    吴妄含笑迎了上去,邀这位忠心耿耿的将军在墙边木椅入座。

    一旁的林素轻也起身点头致意。

    “没打扰少主哈。”

    熊老三搓搓大手,先笑了几声酝酿酝酿感情,小声道:

    “少主,属下过来是跟你说件事,再过三天就是您的第一次首领试炼。”

&

第九章 天降之物(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