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为何要修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玄云山上有七峰,一峰一首座。

    门内大多弟子使剑。

    各峰首座皆有一枚白玉令牌,但其白玉令牌之上也只印刻一柄长剑。

    急忙弯腰捡起,待看清那白玉令牌上七柄颜色各异的剑时,那为首的玄云弟子急忙叫住了林子羽。

    “小兄弟,你等一下,你这枚白玉令牌是怎么得来的?”

    那为首的玄云弟子带着些诧异的声音突然响起,王家镇镇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尤其是王景叶夫妇与那两位族老,他们的心里都涌起了同一个想法。

    不好,看来林子羽那个废物不能进玄云门的事情,要变!

    这个念头在他们心中生起,他们立即屏息凝神,静静地看起了接下来,将要发生何事。

    就连在叫嚣的王丰与王学义也安静了下来,预感大事不妙。

    “小兄弟,你能告诉我吗?你的这枚白玉令牌是怎么来的?”

    见林子羽沉默不语,那为首的玄云弟子再次追问道,脸上也带起了满满的焦虑之色。

    林子羽正想着该如何报复王家镇对群自己冷嘲热讽的镇民,就没有来得及回答那为首的玄云弟子的第一声问话。

    在听到第二声之后,林子羽开口就就欲实话是活:“是……”

    可就在这时,王丰的爷爷,也就是那位族老,立即叫嚷了起来。

    “仙长,是他偷来的,对,一定是这废物从某处偷来的。”

    “这废物若是有那白玉做的珍贵令牌的话,他爹就不会为了养活他进山打猎,被狼群被咬死了。”

    “没错,不是他偷的,就是捡的,这废物怎么可能有那样的好东西。”

    另外一位族老也跟着附和了起来,心中也是暗自打起了算盘。

    决不能让这林子羽如玄云门,否则这废物定会伺机报复的。

    念头落下,这位族老又道:“仙长,反正那个废物的气海雪山一窍不通,也没有修行的天赋,三个孩子的人选也有了,您就不用管他了。”

    听着王家镇镇民们的叫嚷之声,林子羽一脸平静无所谓。

    那为首的玄云弟子却是怒了:“你们,都给我住口!”

    那为首的玄云弟子裹挟着淡淡灵力的微怒之声赫然传出。

    见那为首的玄云弟子有些怒了,王家镇的镇民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敢发一言,甚至是连大气也不敢喘,生怕他真的动怒。

    “你们这群人,整天废物废物的,你们知不知道,这令我相当恶心。”

    那为首的玄云弟子脸色森寒。

    “他只是一名十四岁的少年,你们说这些言语,不知道很伤人?”

    说着,为首的玄云弟子寒着脸,眸中射出几道冰冷的警告之意。

    “我告诉你们,你们若是再不懂得修口德,今后,就取消你们王家镇入玄云门修行的资格。”

    “从今以后,玄云门将不会在王家镇招收弟子,也不会再庇护你们。”

    这番话一出,王家镇镇民可被吓坏了,纷纷道起了歉。

    不理会王家镇镇民的道歉,那为首的玄云弟子又看向林子羽。

    柔

第8章 为何要修行(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