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处理完战利品,一行人重新上路。

    他们要在两天内赶五百里路,才能抵达邺城,幸好有一人双马,倒也能够坚持。

    上路后不久,刘备就显得比昨日更加忧心忡忡。

    几天相处下来,李素跟刘备也混熟了,偶尔能开开玩笑,便打趣道:“主公可是为前路可能遇到更多黑山贼担忧?前日主公不还说黑山贼不足为惧么。”

    刘备忍不住笑骂:“此一时,彼一时,以云长翼德武艺,小股黑山贼确实不在话下。可当时我怎知贾琮会撤走常山、赵郡的巡哨兵马、黑山贼也会比往年活跃那么多?”

    在刘备原本的估计里,赶三天路,遇到一两波小股黑山贼,已经算运气很差了。

    可昨晚就在村子里睡了一夜,就被袭击了,这让他不得不调高对遇敌概率的评估。

    李素微笑:“原来主公也有怕的时候。”

    刘备一愣,狠狠在李素肩膀上拍了一掌,差点把骑术不佳的李素拍下来,幸亏刘备眼疾手快,又扶住了对方:“你这厮莫不是又想到了什么避敌的诡计,还不快快说知!”

    李素抱着马脖子重新起稳,这才揉着肩膀回答:“倒也算不上什么计谋,只是顺势而为——我们原先计划的路线,要继续往西,过了井陉县城,然后沿着井陉、石邑、房子、襄国各县以西的荒郊之地南下,几乎是贴着太行山了。

    按近日黑山贼愈发猖獗的形势来看,走这条路遇到黑山贼大军的危险,已然大增。我看,不如提前折向正南,从上述各县的东部郊野通过,一来可以省掉一些折返的路程,少走至少五十里,二来也能避过贼军。”

    “可如果走井陉、房子以东,万一遇到官军巡哨查验符传……”刘备下意识就反驳,说到一半,他自己也醒悟过来,原先顾虑的问题已经不存在了,

    刘备恍然一拍大腿:“妙计!咱一时疏忽了,怎就没想到!就依伯雅,咱立刻折向正南!避开大股贼军!”

    原先不敢走偏东的路线,是怕官军查验,现在都被刺史贾琮撤走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与此同时,刘备把路线往东收缩后,黑山军大部队一般就不敢过来了——黑山军绕过官府控制的一个个县城,目的只是掠夺,不需要太多兵力。

    如果派出大部队,不拔掉官军的钉子县城,就贸然深入敌后,万一被坚壁清野、阻断归路,那不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么?

    大部队深入,是必须考虑后勤和军粮的。

    只有小股掠夺的斥候,才不用考虑后勤,可以因粮于敌自给自足,遇到断后路也可以轻松发挥机动性逃脱。

    但现在,刘备就恰好可以利用贾琮示给黑山贼的“虚”,逆而“实”之。大概率确保自己游走在官军实控区和黑山贼实控区的边缘,游刃有余。

    关羽张飞一开始不明所以,听了刘备的分析后,也是深以为然,严格听从号令变更了路线。

    连张飞这个名士控,对李素也真心

第10章 邺则邺城水漳水(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