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市义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趁着群贼混乱,刘关张已然带着骑兵队从侧翼包抄杀来。

    “云长翼德,一个都不要走漏!会给村子招灾的!”刘备果断喝令,要求除恶务尽。

    就算不全杀,也要确保俘虏,不能留活口回去通风报信。

    “大哥放心!”关张暴吼着各带五个骑兵从两翼包抄,砍瓜切菜一样背刺冲锋那伙贼人。

    这伙黑山贼也就三五十人。只有十来个骑驴、马,其余都是徒步。

    以黑山贼的贫穷程度,估计是负责劫掠的斥候部队,才有这么多马匹。

    黑暗中只听关羽的刀呼呼生风上下翻飞,周遭惨叫连连。

    最后几个黑山骑兵,黑暗中听到刘备指挥,狗急跳墙地循声杀来,想擒贼擒王:“冲过去杀了那个喊话的!他是官军的首领!”

    刘备身边还有两名骑卒护卫,立刻持着刀盾迎上去格挡牵制。刘备觑准机会,迂回反手一剑,割伤一名黑山贼的臂膀大动脉,一时血如泉涌。

    另一名黑山贼猝不及防,似乎完全没料到刘备能突然从那么不可思议的角度反手攻击,也被刘备斩落马下。

    李素躲在后面观望,这才注意到刘备骑战的武艺果然也不错。

    主要是“双手过膝”的长臂、“目能顾耳”的视野范围,在这种一沾即走的游斗场合下,真是占尽了便宜。

    当然了,刘备这种人,其实哪怕眼睛长得平平无奇,也能做到目能顾耳——谁让他同时还“双耳垂肩”呢,把耳垂拎起来盖在眼睛上不就顾到了?

    刘备亲自手刃二骑贼后,远处也渐渐安静下来。

    十几个俘虏跪地投降,其余都被关张杀了。

    “我军有没有死伤?”刘备关心了一句。

    “只有两三个轻伤,这么点贼人,我和翼德就够了,怎么可能死人。”关羽满脸通红地兴奋显摆。

    在他看来,手下的小兵都是顺风仗捡人头的,轻松得很。

    “没有阵亡就好,给轻伤的弟兄包扎一下。”刘备点头嘉许。

    一地受伤投降的贼兵,看出刘备是首脑,纷纷跪地求饶:

    “将军饶命啊!我等原先也是百姓,是被掳从贼的呀!那些骑马的头领才是积年悍匪,我等都是被逼的!

    他们打听到最近郡兵撤走了,才来掳掠的。往年我们都只敢在井陉活动,不敢来真定的。”

    刘备要打听贼情,倒也不好立刻都杀了,便拷问道:“若真有诚意弃暗投明,便说说此去邺城,一路有几家贼头、多少人马?”

    俘虏不敢违抗,竹筒倒豆一样全招了:“俺们什么都说!俺是本县褚燕手下,褚头领算上老弱总计有万余之众。

    再往南是褚头领盟兄张牛角的地盘,兵民总计数万人。过了郡界往南,一路还有郭大贤、张白骑、丈八髭、雷公、白雀、五鹿、李大目,起码七八路头目,才能到邺城。势力大的划地万户,小的数千户。”

    中

第9章 市义(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