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赴常山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素一直坚信,只要把“张纯谋反”这事儿了断了。凭着自己的才学和先知,让自己和刘备在灵帝末年快速爬升,应该是没什么难度的。

    也不用多说,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灵帝西园卖官的事儿,那是众所周知的吧?

    当然了,公开买官肯定会被清流士人鄙视,不利于将来笼络人心。

    所以最好是立功加买官结合着来,宁可多加点钱额外求个保密,在功劳允许的授官自由裁量权范围内,使钱顶格拿好处。

    其次,灵帝时买官,号称四百石的小县长卖四百万钱,两千石的郡守卖两千万钱。可这些官任期也就一年半载。名为“买”,实为“租”。

    真要按官位的实际使用价值算买断价格,十倍的价钱都不够。

    比如曹操的老爹曹嵩为了过过三公的瘾,花五千万买个太尉,也就做了三五个月。

    可是,李素知道灵帝什么时候会驾崩、诸侯什么时候会讨董。也就是说,李素是可以“租”到灵帝驾崩前的最后一个任期的。

    这就相当于你本来是个租房北漂,明明只交了付三押一。结果刚住进去房东就暴毙了。

    还是一户口本死绝、法定继承人都找不到那种,也没关于分配房产的遗嘱。

    然后你居然就租成了房东,世上还有特么比这更爽的事情么?

    李素未来两三年的大方针,就是一边立功,一边尽量“变买为租”,放大自己和刘备的立功效果收益,而且要在房东暴毙之前的那个时间差出手,让自己利益最大化。

    这才不枉自己上辈子读了那么多国际关系和博弈论嘛。

    ……

    从安喜到无极,不过九十里地。

    李素骑术不太好,所以一行人骑了将近两个时辰。

    为了养恤马力,中途还换了一次马。

    这一路上,李素跟刘备纵论天下,内心也差不多把上述的战略布局想明白了。

    大约午时三刻,无极县的城墙终于出现在地平线上。

    张飞一马当先,从马脖子上摘下一个皮囊,吨吨吨灌了半皮囊的中山冬酿下去,就跟喝水似的,喝完后还吐槽了一句:

    “大哥,到甄家吊丧只是个借口罢了。反正我们带够了干粮和毡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绕过无极多赶些路也不打紧。”

    刘备闻言不由哂笑:“怎能如此鲁莽!咱出城时跟门吏过要去甄家。明日县令见我等未归,必然会查问。到时候万一派人来无极核验,却发现我等并未来过,之前的隐瞒岂不都白费了?

    而且我记得,甄兄的夫人张氏,似乎是常山真定人士。跟甄家处好关系,才能助我们偷渡滹沱河去常山,也不差这半天的时间了。”

    关羽听了,在旁连连点头:“大哥所虑甚是稳妥,三弟,我们只管听安排便是。”

    言语之间,就到了无极县东城门。

    无极的守兵,显然不如安喜县那么好说话。尤其是看到刘备清一色的骑兵,隔着百余米就紧张起来,纷纷抽刀架矛戒备。

    “尔等何人!速速出示符传!”门吏握着刀盾的手都出汗了,唯恐对方是小股深入的黑山贼、漏过了在常山郡和中山郡边界巡逻的官军,潜至此处。

第6章 赴常山(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