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七宗罪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灾变。

    突如其来的灾变过后,大地满目疮痍,物种变异,粮食匮乏,居住环境恶劣,时代彻底毁灭,文明荡然无存。

    ……

    第九特区左侧三百公里外的待规划无**区,一条无名街道上,一名二十三岁的青年,抿着衣怀儿,低头快步行走着。

    街道破败丑陋,地下排污系统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彻底瘫痪了,一座座简易搭建的室外厕所散发着恶臭,与一排排门市房相连。整个区域灯光罕见,路边时不时的能看见一群人站在一块,但却女性居多,男性较少。

    快步行走且目不斜视的青年,名叫秦禹,身高一米八二,形体壮硕,今日失业,准备买一张第九特区的正式居民身份,完成自己计划的第一步。

    秦禹原本长的眉清目秀,五官方正,算是个阳光型的帅哥,可现如今打扮的却有些邋遢,胡子没刮,略长的头发黏在一块,衣服看着也满是油渍,污渍,总之在人群中很不起眼。

    一路快步前行,秦禹抬头望了一下十字路口,准备从左侧回到住所。

    “小哥,小哥……!”

    一阵清脆的喊声响起,一个女人穿着洗的有些发白的连衣裙,裹着一件外套,在路边轻拉了一下秦禹。

    秦禹愣了一下,回头望去:“干啥?”

    “三十块钱。”女人竖起三根纤细的手指,回头望了望身后破旧的门市房低声说道:“咱们去那里。”

    “呵呵,玩不起。”秦禹一笑,迈步继续走。

    “等等。”女人伸手再次拽了秦禹一下:“二十五,二十五行吗?”

    秦禹回头打量了一下女人,停顿半晌继续摇头:“我没钱。”

    “没看上我?屋里还有人。”

    “真没钱。”秦禹甩了甩胳膊:“你放开我,我着急回家。”

    女人咬了咬红唇,小手紧紧抓着秦禹,沉默了半天才轻声补充道:“两碗米也行,但得用我的碗量。”

    秦禹皱了皱眉头:“我说了没有,滚开!”

    女人依旧没松手,眼巴巴的回头看向门市房旁边一群七八岁的小孩说道:“……我有三个孩子,今晚没生意,我就养不活他们……小哥,你行行好,你帮我一次,一碗米也行,我给你跪下。”

    秦禹看着女人,冷漠的说道:“世界都变成这样多少年了?在这样的环境里,没养活的能力,你生什么?”

    女人愣住。

    秦禹使劲儿甩开胳膊,抿着衣怀继续向前。

    女人站在原地半晌后,飞快的跑回门市房,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那个人有,他有。我拽他的时候,看见他衣怀里的东西了。”

    ……

    大约半小时后。

    秦禹回到一座破败的六层楼里,顺着老旧且全是灰尘的台阶,进了自己在五层安置的家。

    这栋楼只有秦禹和朋友小庄居住,外侧墙壁有不少都坍塌了,要隔以前那也算是濒临拆迁的危楼了。可在这个时代,家的意义仅限于你人在哪儿,跟你住在什么地方无关。秦禹选择这里是因为它没有电灯,也没有水源,自己不需要承担任何昂贵的生活费用。

    屋内很简洁,一张床,两个破柜子,没有任何娱乐设施,唯一一本被翻烂了的军迷杂志,上面的发行时间还是2019年。

    进屋后,秦禹脱掉脏兮兮的外套,从怀里拎出了一个磨的发亮的帆布袋子,小心翼翼的来到床边,拿起一个破碗,从里面开始往外盛出诱人的白米,并张嘴喊道:“小庄,饭弄好了吗?”

    “还没,我也刚回来。”里屋有人回应一声后,走出来一位年纪与秦禹相仿的青年,皮肤黝黑,面容刚毅。

    “蹬蹬蹬!”

    就在秦禹正要和小庄交谈之时,楼下突然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脚步声。他愣了一下,立马将袋子和碗藏在柜子里,迈步来到只有一扇破旧木板门的门口。

    十几秒不到,七八个十岁以下的小孩,领着数十名男男女女出现在了楼梯间内。

    楼梯是在室外的,水泥龟裂,铁栏杆老化,这么多人一块冲上来,而且步伐急促,一时间震的破楼都好像摇晃了一般。

    秦禹立马伸手喊道:“别……别上的这么猛,妈的,楼梯要塌了。”

    “叔叔,饿。”

    “叔叔,我想吃饭……。”

    “……!”

    孩子们一人拿了一个小碗,站在楼梯上,脏兮兮的看着秦禹。

    “叔叔也饿,你家吃晚饭了吗,没吃咱一块啊?”秦禹嬉皮笑脸的回了一句。

    孩子们眼神清纯,思维简单,可他们身后的成年人却是撕开了人最基本的伪装。有一个身材壮硕,剃着秃头的男人率先喊道:“拿粮食,不拿你下不去。”

    “我没粮食,”秦禹摆手回了一句:“真没有。咱都是这待规划区饿着的鬼,都不容易,我要真有,不说保你们,起码也会给……。”

    “少废话,看见你揣粮食了。”壮汉继续喊道:“赶紧的,拿完我们就走,不多要,就拿一半。”

    “没有。”

    秦禹摇头。

    “进他屋。”壮汉声音浑厚的喊了一声。

    “叔叔,我要吃的。”

    “给我吃的。”

    “……!”

    人群一拥而上,挂在楼体外面的楼梯再次摇晃了起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坍塌。

    秦禹看着乌泱泱的人群,霎时间红了眼,右腿一抬,右手在脏兮兮的裤腿上拽出一把匕首,指向人群喊道:“妈的,欺负老子是独狼啊?!混在这儿谁特么怕死?粮食我有,把刀撅折了就给你们。”

    众人短暂愣了一下,壮汉冷漠的喊道:“孩子在前面,你先给孩子都捅死吧。”

    “我他妈……!”秦禹一时语塞。

    “进屋,拿粮食。”壮汉摆手再次吼了一声。

    话音落,台阶上的人蜂拥着往前挤,孩子们也瞬间围上来,拽着秦禹喊道:“叔叔,给我吃的。”

    “叔叔,我好几天没吃饭了。”

    “都给我滚!”

    秦禹拿着匕首,无可奈何的冲着孩子们喊着:“不然我真捅了,我捅了……。”

    屋内,小庄见门口起了冲突,立马上前拦住秦禹,冲众人喊道:“都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孩子们饿极了,啥都不怕了,只缠着秦禹,而后方的成年人已经从空隙中挤了上来。

    秦禹身材壮硕,横迈一步卡在了门口,瞪着眼珠子吼道:“老子只活自己,别TM逼我!”

    人群疯狂拥挤冲向门口,谁都没有理会秦禹的话。

    秦禹一直被个头低矮的孩子们,往门口旁边拽,但他又没办法做到真捅,所以只能挣扎着身体,准备应付上来的成年人。

    “叔叔,给我一碗米就好……。”

    “滚!”

    一个十来岁的小孩,使劲儿拽着秦禹的时候,后者猛甩了一下胳膊,准备挣脱,但却没想到那孩子一头撞在了冲上来的人群,随即脚步不稳,仰面就从铁栅栏的空隙中跌了出去。

    “啊!!”

    一声孩子惊恐的尖叫泛起,久久回荡。

    “嘭!”

    紧跟着身体落地的

序章 七宗罪(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